天天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盗墓笔记 > 正文第四十七章(上)

正文第四十七章(上)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这个念头很古怪,但我明明很口渴,偏偏却喝不下去。|三八文学

    戌时,闷油瓶突然醒了过来。他眼珠子微微转动,当看到我们三人围着满满一袋水时,聪明如他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他只说了一个字:“喝。”

    我们没了顾忌,立刻喝了个饱,我又扶着闷油瓶给他灌水,见他精神似乎好转一些,便问道:“小哥,接下来怎么办?”闷油瓶动了动手臂,没有抬起来,看来张家老祖宗设计的那个阴毒的连环机关,这次真的坑到闷油瓶了。

    他叹了口气,道:“我不行了,这里的情况我忘了,走一步算一步。”

    胖子早已经醒了,正抱着水袋灌,闻言道:“呸、呸,男人可不能随便说自己不行,小哥放心,还有我和天真,我们哥俩就是抬也得把你抬出去。”

    闷油瓶这次情况确实糟糕,主要是失血过多。

    之前那个机关里,坑洞狭窄,闷油瓶掉下去后,一边要稳住身形,一边还有无数的超级大海魁,再多手段也很难施展开,陷入里面后,几乎处于一个完全被动的场面,我和胖子当时如果晚一步,我毫不怀疑,闷油瓶很可能会支撑不住,就此喂了海魁。

    就算他恢复能力再变态,这么严重的伤势,也不是睡一觉就能好的,如今再什么事都靠闷油瓶已经不可能了,我和胖子让他不要操心,再睡一觉,于是趁着闷油瓶休息这期间,两人打了个商量。

    一则,关于德国人的事情,我们也没必要去管,至于路人甲,更不需要我们去担心,所以现在,我们只需要关心自己。

    二则,之前那两个血脚印,很可能寓意着这里还有二叔的残余人马,于情于理,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都不该放弃,至于一直没有见过面的老雷,他们有没有闯到这一关都是个未知数,更不是我能管的了。

    三则,闷油瓶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他自己也说了,毁了这斗里的那件东西,真正的终极就彻底消失了,既然兄弟的幸福生活就在眼前,我们说什么也要帮他完成。|三八文学商量完毕之后,我和胖子决定,其余的事情都搁下不管,等,闷油瓶醒来,问明是什么东西,然后背着他走完最后一步。

    我们又原地休整,保养了一下枪支,吃吃喝喝,期间胖子继续补了一觉,待闷油瓶醒来,我们说了商讨的结果,他没有反对,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吴邪,我的东西扔了吗。”

    我道:“没扔,从内裤到毛巾,全留着。”

    闷油瓶嗯了一声,对我们描述了这个斗里的东西。

    那是一块牌,具体形态闷油瓶已经记不清,但张家人称它为‘尼日婆显牌’,放在主墓室的棺椁里。这块牌子的价值,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它的身体里,隐藏了一份密码,关于终极所在地的开启密码,并且要想阅读这上面的密码,还有一种特殊的方法,这个方法原本只有张家起灵才能掌握,后来,在张家遭受压迫最严重的时候,被一些叛徒泄露出去,导致少数当权者也知道,因而一代代流传下来。

    那块‘尼日婆显牌’的来历不甚清晰,只有它本身所涵盖的密码与龙纹密盒里的东西相对应,才能到达终极之地。

    当然,真正的终极,按理说闷油瓶应该是知道的,但如他所言,他忘了。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知道终极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被称为‘起灵’的力量在哪里,唯一的线索,只有曾经放在青铜门里的龙纹密盒与这个斗里的‘尼日婆显牌’。

    也就是说,我们的目的地,是主墓室的棺椁。

    由于同子和灰老鼠身体状况不佳,接下来,便由我背着闷油瓶,胖子打着探照灯在前面开路,同子和灰老鼠拧着枪在后面警戒。

    这个平台十分大,我们向前走了不久,布满图层的灰色地面便出现了一些形同壁画的东西,但这些壁画很奇怪,造型杂乱,完全看不出画的是什么,有点像梵高的抽象画,一团一团,色泽暗淡。

    胖子打着探照灯晃来晃去,没有什么发现,他道:“小哥,原来你祖上还是搞艺术的。”闷油瓶被我背在背上,好在他不算重,我也没有太吃力,他基本上已经没有精力去搭理胖子,一直在闭目养神。

    我道:“搞艺术的人都是饿死的,你看这斗,光建起来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所以我打赌,小哥祖上绝对不是搞艺术的。”

    胖子道:“那画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干什么?尽搞些形式主义。”我一边走,又观察了一下,道:“这像是画的星空,你看,偶尔有颜色深的一团一团在一起,不是很像星星吗?”

    胖子损道:“你***这么话星星啊,这明明就是大饼。”我正想告诉他,很多抽象派的名画家,星星都画的像大饼,但画还没出口,我背上的闷油瓶突然道:“这些不是画,快离开这里。”

    不是画?那是什么?

    我心里虽然疑惑,但本着跟着小哥有肉吃的原则,我们一行人还是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胖子突然嘶了口气,道:“快、快走!”

    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要赶快了,因为我们脚底的画,竟然动了起来,片刻后,那些大饼星星慢慢蠕动,如同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捏面团一样,逐渐的,竟然变成了一张张酷似人脸的图案!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视觉原因,那些人脸十分狰狞,仿佛在遭受极大的痛苦一样,不断往外冒,似乎被困在土里,想要出来一样,人脸神色十分痛苦,仿佛在张嘴呼号,而且脸也越来越多,稍不注意,很可能踩进人的嘴里。

    我头皮都炸了,心说这是什么鬼玩意,难道又是谁物质化出来的?我发誓,我可没有这么变态的想象力。

    最后,人脸越来越密集,一个个挣扎着仿佛要从地下冒出来,然而这片平台大的离奇,胖子最后不得不在这些人脸中跳来跳去,这可苦了我,背着闷油瓶本来动作就不利索,这下子更是手忙脚乱。

    这些人脸让我想起了一个流传很广的鬼故事,说是在国外有个富豪买了栋古老的豪宅,结果搬进去没多久,地面和墙上,就相继出现了酷似人脸的图案,而且人脸还会做出表情,多是痛苦的表情。后来将房子挖开一看,竟然在地基下面挖出了密密麻麻的人骨。

    而在中国古代,也有一种用活人铺路的墓葬陋俗,已经不属于殉葬范围,而是属于一种守墓的邪术,在墓道的;路基下面埋活人,配合邪术,一带有盗墓贼套上这跳墓道,就会被鬼手抓脚,或者被鬼嘴啃脚,十分恐怖,在行话里,将这个称为人骨路。

    我心说,莫不是碰上人骨路了?

    张家人虽然牛逼,但远远比不上皇亲国戚,即便当时的财力再大,恐怕也没有能力殉那么多活人,而且,凭借着我对闷油瓶的好印象,潜意识里,我觉得张家的老祖宗,应该还不至于用这么阴毒的招数。

    我将一边避开那些挣扎欲出的扭曲人脸,一边将自己的分析跟胖子说,胖子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脸,汗都出来了,道:“还不阴毒?那些镇水尸不都是活人殉出来的,还有刚才那一坑的超级大海魁,要我说,张家人就是玩阴毒的老祖宗,当然,小哥不在内。”

    我也急了,眼见这鬼脸也不知有多少,半天都走不出头,不由满头大汗,道:“我说,你把人祖宗都问候八十遍了,现在拍马匹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这些鬼脸是什么来路?”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胖爷要是知道来路,早把这些鬼东西一锅端了。”

    我心里叫苦不迭,因为这才片刻功夫,人脸几乎已经挨挨挤挤,它们嘴张的老大,仿佛能一口咬断人的脚脖子。

    就在我们四人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时,闷油瓶突然向我左手边一指,道:“去那里。”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0/120/100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0/120/1003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