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盗墓笔记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下)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整个洞窟,根据我的目测,高约一米,长度约为六米左右,而我在这里至少已经待了不下二十分钟,按理说,这里的空气早就应该耗尽了。|三八文学

    这说明,这个洞窟里,肯定有通风换气的地方。

    想到这儿,我精神一振,决定再将这个地方搜索一遍,但之前肉眼能见的位置,我几乎都打探过了,那么剩下的,只有肉眼不可见的地方。

    但这个地方会在哪里?

    我目光在狭窄的空间中扫视了一圈,最后停留在那具尸体的头颅上。

    不管他是怎么死的,但一个人临死前,将自己的头像鸵鸟一样埋入泥土里,岂不是显得太奇怪?我伸手探了探那总淤泥一样的物质,黑色的粘稠物一直覆盖到了我的小臂,也就是说,这层堆积物,至少有半米的高度,堆积物的底部是一层坚硬的东西,像是礁石。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下面没有通气口?

    但随即我就认命了,即便下面真的有通气口,那么空气也不可能穿透烂泥散发出来,也就是说,保持这个空间气流稳定的通气口,并不在淤泥下面。

    但除了这个地方是肉眼看不见的以外,我实在想不出,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还有什么是被我忽略掉,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特长,就是观察力强,但此刻,我的观察力似乎失效了。

    我不停的给自己催眠,提醒自己冷静下来,越是混乱就越难以发现破绽,正当我将手从淤泥一样的物质里往外拨时,我的手掌底下,突然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

    是个活物。

    我惊了一下,下意识的想将手抽出来,但紧接着,我的手背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咬在上面了。

    “嘶……”我倒抽一口凉气,猛的将手拔出来,黑色的粘稠物顺势甩的到处都是,只见我手背的位置正爬了一个东西,大约只有婴儿手掌大,浑身裹着一层黑泥。

    应该是什么吸血类的昆虫。

    我也顾不得看,右手抄起匕首就削了过去,但那玩意咬的极紧,我的匕首削过去,没把它拨下去,反而扯的自己皮肉疼痛,这时我才发现,那东西嘴上居然有一对灰色的大鳌。

    我霎时间就愣住了,这不是尸蟞吗?

    这是一只普通的尸蟞,由于浑身裹着一层烂泥状的东西,因此一开始我还真没看出来,此刻,那玩意正咬着我的手背,大概嫌那里肉少,嘴里的大鳌一松,转而顺着上臂往上爬。

    这又不是尸蟞王,我也没了忌讳,直接就跟抓螃蟹一样,钳制它的背部,将它拽下来,扔到地上后一脚踩了个稀巴烂。但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那些淤泥一样的东西里,突然又冒出了两只尸蟞,我心中警铃大作,心说不会吧,难道这下面全是尸蟞?

    那两只尸蟞一出来,就跟跳蚤一样朝我蹦过来,但它们都只是普通货色,比起积尸洞里的大尸蟞,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我一边缩紧身体,尽量让背靠着石壁,一边用脚去踩尸蟞,来一个踩一只,来一对踩一双。

    虽然烂泥里不断有尸蟞往上钻,但好在数量不多,都是零零散散的出来,我踩了大约三十只后,就再也没有尸蟞爬出来了。这时,我突然觉得有问题。

    先前我以为是鬼打墙,这男尸将脑袋拔出来,想跟我亲近亲近,但看现在这情况,估计这男尸的头,应该是被里面的尸蟞给顶上来的,再加上我之前用黑驴蹄子也没有照出软粽,难不成这实际上不是这位兄弟在捣鬼?

    不是粽子,难道是密洛陀?

    我觉得自己有种要被逼疯的感觉,如果真的是密洛陀,恐怕我这时候已经被分尸了,但这个洞窟,除了将我困住之外,没有任何异动,即便出来几只尸蟞,也是一脚死的等级,根本不足以造成威胁。

    这种情况我遭遇过很多次,但至少每次都有头绪,能分析出是粽子还是机关在捣鬼,但这一次,我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头绪,即使一开始是冷静的,但现在下来,我已经感觉有些焦躁了。

    我想了很久,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时间在黑暗中一点点流失,空气中散发着恶臭,一开始我还能强迫自己去想办法,但到最后,我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可能性了,由于长期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我甚至觉得内脏都在被挤压一样,难受的让人喘不过气。

    也不知坐了多久,我再也沉不住气,忍不住对着面前的尸体骂娘:“***,是不是你搞的鬼,有本事就起来单挑!啊!来啊!”

    没人应我,这种安静而窒息的感觉,简直要把人逼疯,我卷缩的浑身都难受,最后只能以爬行的姿势在狭窄的空间里活动,周围全是黑色的粘稠物,还有尸蟞的尸体,至于那具男尸,光是那种恶臭以及身上的老蛆,已经足有让人望而却步了。

    为了节约光源,我一直是关着探照灯的,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时间的流逝仿佛过的特别缓慢,到最后,我甚至连爬动的心思都没有了,心中唯一的念头只有出去,无论有什么方法,只要能见到一个活人,听到一点声音都行。

    我想起自己身上还有匕首,便用它去挖礁石,虽然这个举动很傻,但在这种绝望的关头,实在没有办法再想更多,如果就让我这么一直无所作为的等着,我一定会发疯的。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挖了多久,耳朵里只有匕首与礁石撞击时发出的声音,单调而凄厉,一声声的扎入耳膜,直到我手腕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时,匕首的尖端钝了。

    最后,或许是在黑暗中待的太久,太渴望光明,所以即便知道光源宝贵,我还是忍不住将探照灯打开,在灯光被打开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显示让我震惊了一下,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待了整整六个小时。

    我此刻根本就感觉不到饥饿,估计任何人处于这种环境时,对于吃喝的欲望都会消失掉,但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绝望,再后来,探照灯关了又开,开了又关,那把已经钝掉的匕首,换了无数个位置,除了敲下一两块碎石,没有再获得更多的东西,最后,探照灯亮起了一级警示灯。

    我愣了愣,整个人颓然的爬在地上,眼前是黑漆漆的污泥,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这一刻,我又一次体会到了绝望,而且是彻底的绝望。

    在这个地方,没有人能找的到我,即便闷油瓶发现我失踪了,再回头来找我,会不会就像在广西的密洛陀洞一样,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路了?

    我隐约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甚至不敢再想下去,当我的目光看向那具男尸时,整个人不可遏制的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或许再过不久,我就会变得跟他一样……

    到时候,会不会有人像我发现他一样发现我,然后顺道摸一摸我的屁股?

    越想下去,我越觉得胃里翻腾,蹭满粘稠物的皮肤上,甚至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万一那个人是胖子也就算了,要是个女的,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想着想着,我越来越暴躁,就在这样狭小与浑浊的空间内,人的精神与体力,也消失的特别快,到最后,我甚至累得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几乎要疯了,最后终于忍受不了,在狭窄的空间里,大呼一些人的名字。

    具体叫了哪些人,我说不上来,只觉得脑袋浑浑噩噩的,似乎又叫闷油瓶的名字,似乎又有叫三叔的名字,人在脆弱的时候,就容易露出最本能的恐惧,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还保留着一种希望,在某一个转角处,那些因为保护我而死亡的人,会再一次出现……

    这是一种极其幼稚而不靠谱的思维,但此刻,我的大脑完全已经瘫痪了,就像一个人临终前的哀嚎一样,无数人的名字在狭窄的洞里回荡。

    我一直觉得自己虽然身手不行,但心里承受能力还不算低,但现在我才发现,人类的心既可以是最强大的,也可以是最软弱的。

    我不知道自己叫了多久,但奇迹没有出现,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改变,依旧是恶臭,依旧是狭小,我彻底绝望了,疯狂中,直接朝着那具男尸扑了过去。

    “都是你!***,去死!”在绝望的环境中,人本性里的残暴被激发出来,在我呼唤了无数人的名字而得不到回应时,绝望与恐惧之下,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破坏!

    那具男尸被我一拳揍到了脸上,尸水飞溅,我一向是恶心那些软体昆虫的,但在这种时刻,看着那些小生命在烂泥里挣扎,我反而升起一种同类的感觉,至少这里不止我一个活物。

    如果是胖子在这里,肯定会狠狠的耻笑我,竟然把自己和蛆虫相提并论,但此刻,我却笑不出来,只想哭。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从那具男尸的怀里,竟然露出了一个东西……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0/120/95678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0/120/956784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