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我——机械师太古最强大帝未曾相顾年华里

<太-悠悠>小说щww.wodugu.com
    冉霖这辈子没做过几件冲动的事,和梦无涯签约进娱乐圈算一件, 和陆以尧表白算一件, 今天这样傻了吧唧的冲过来算一件。

    其中,和陆以尧表白那次, 还仅仅起了个“我不只是拿你当朋友”的开头,便又缩回去了。

    他确实不希望掰弯一个大好青年,这里面除了罪恶感, 其实还有对“对方感情”的不安全感。男人之间的感情本就很难稳固,何况陆以尧之前压根没喜欢过男的, 所谓的拒绝里, 能拿到台面上的是“希望你好”,拿不到台面上的是“保护自己”。

    娱乐圈的压力, 陆以尧性向的不稳定, 让这场恋爱的前路怎么看都风雨飘摇,他不希望走到一半忽然没路了, 那样真的太辛苦, 所以从最开始, 便下意识拒绝踏上第一步。

    如果遇见的不是陆以尧,冉霖想,不会再第二个人对自己这样认真, 耐心,坚定不移。

    “他”可能会在自己持续回避敏感问题的聊天里,渐感乏味,再不联系;也可能是别墅后院里被拒绝的时候就恼羞成怒, 拂袖而去;或者再往前,“他”压根儿都不会对自己表白,因为明显在这段关系里,“他”可以轻而易举掌握主动性。

    但陆以尧选了最笨的法子。

    他乖乖退到一个不让人有压迫感的距离,然后对你温暖笑着,偶尔还用羽毛撩撩你。

    其实被羽毛撩的感觉是很美妙的,反正已经拒绝了,接下来对方要做什么,自己可以撇得一干二净,所以不需要负责任,不需要有负担,全然享受就好。

    然而时间越长,冉霖越没办法心安理得。

    三个月,九十天,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重复一遍那天晚上后院的“对不起,我不接受”,但真实情况是他再没说出第二回。他依然有罪恶感,但在罪恶感底下,还有私心。

    他喜欢这个人。

    喜欢到他不想推开第二次。

    所以他下意识吊着对方,既不接受,也不拒绝,待在一个让自己最心安理得的舒适区。

    直到霍云滔的这个电话。

    这个电话突兀,鲁莽,极没礼貌。

    但冉霖却一听见陆以尧说打电话的是霍云滔,便豁然开朗了。

    这就是霍云滔的态度。

    作为陆以尧最好的哥们儿,他替陆以尧生气,也替陆以尧不值,如果可能,最好干脆把人叫过来面对面讲清楚,行就行,不行就散,窗户纸都已经破得不行了,还假装朦胧有意思吗。

    其实挺没意思的,冉霖想,不光没意思,还浪费时间。

    三个月几乎是一眨眼,如果他再拖下去,晃个神,怕是已经一年。

    陆以尧七月份就要进组拍电影了,等拍完,今年就过去了。对于演员,可能都感觉不到时间的消耗,日子就如流水般哗啦啦往前去了。

    没人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变数在等待,一想到错过这次,可能今年都见不到陆以尧了,他就心里没了底,一没底,脑袋就发热,脑袋一热,人就容易冲动。

    除了想马上告诉陆以尧,他喜欢他,他要和他在一起,还带着一股“不想给喜欢的人丢脸”的战斗力。

    他希望自己在霍云滔那里,是一个“值得陆以尧喜欢的人”,而不是一个连陆以尧朋友都没勇气面对的胆小鬼。

    所以他一路都在酝酿气势,一进门就亮出态度,刚才说的那几句话,该是他二十四年人生里气焰最嚣张的时刻,气场别说两米八,八米八都有!

    冉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而且按照他的剧本,下一段落就该是陆以尧欢天喜地扑过来给他一个二哈抱……

    但是,场面好像不太乐观。

    冉霖轻轻咽了下口水,看着一脸懵逼的陆以尧,陆老师的表情确实变成二哈了,但身体仿佛石化般一动不动,就像一张平面截图,完全不是预期中的[gif]。

    相比之下,霍云滔的表情就丰富精彩多了。

    但冉霖仔仔细细辨认半天,确定其中没有“少年,我欣赏你”这一成分。

    先前忘却的紧张慢慢回笼,冉霖怀疑自己把事情搞砸了,蓦地有点后悔。

    休息室陷入了漫长而微妙的安静。

    没人再动,再说话,若从上空往下看,就是一个地狱般的冷场。

    但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听见,来自灵魂深处的风暴声。

    首先被风暴卷得五迷三道的就是霍云滔。

    他打那个电话的原意是要帮朋友出头的,为什么罪魁祸首会冲过来发恋爱证?

    还有,这确定是陆以尧口中天天念叨那个冉霖吗?

    那个冉霖不是应该身无二两肉,心无三分胆,敢撩不敢认,扮猪吃老虎的十八线小透明吗,这光芒万丈的男一号气场是什么玩意儿啊!

    这哪里是猪,这他妈是小狮子好吗,立大门口都能镇宅的那种!

    陆以尧没接收到老友的无声控诉和呐喊。

    他的心脏已经在听到“成功”那一刻炸成了爆米花,而且黄油和糖放得都超标,极度的香甜浓郁化成一朵筋斗云,这会儿正带着他在天上摘星揽月。

    “要不……”实在难以承受静默的压力,冉霖又弱弱地做回了路人甲,“你们就当我没来过?”

    霍云滔黑线,终于甩甩头,准备出声,却听陆以尧道——

    “老霍,向后转。”

    霍云滔有听没懂,愣愣地看向陆以尧。

    陆以尧嘴角微微牵起:“转。”

    霍云滔一口气堵在胸口,有冲出去把自家娱乐公司那位高层掐死的冲动——你为什么要帮我搞到今天的邀请函!!!

    冉霖一头雾水地看着霍云滔向后转,不明白这是兄弟之间的什么游戏,但看着对方脸上的生无可恋,总觉得莫名同情。

    正胡思乱想,余光里忽然一暗,像是有人来到了自己身边,把光遮住了。

    冉霖下意识回头,嘴唇上忽然被啄了一下。

    速度太快,动作太轻,等他的焦距终于对到陆以尧眉开眼笑的脸上,忽然不确定刚刚是真的被亲到了,还是幻觉。

    陆以尧就站在他的面前,距离很近,但没有近到暧昧。

    冉霖听见了砰砰的心跳,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

    张了张嘴唇,想说话,对方却先一步抬起手,摸上了他的脸。

    和那个吻一样,陆以尧的动作轻柔得要命,指肚摩挲过脸颊的皮肤,浅浅来回,流连忘返。

    冉霖终于回过神,看着陆以尧专注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低声问:“你这是……验货吗?”

    陆以尧手上没停,眼里都是满足:“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冉霖莞尔,调侃地问:“手感如何?”

    陆以尧说:“美。”

    冉霖心里一酥,觉得自己要第二次爱上这个男人了……

    砰——

    巨大的关门声代表了愤而退场的霍公子的态度——你们两个欺骗我感情的王八蛋!

    冉霖看着被关门扬起的微尘,忽然有点担心自己在陆以尧朋友圈里的口碑。

    陆以尧却彻底放松下来,没半点犹豫,将人拥进怀里。

    冉霖第一反应就是抬手环住陆以尧的后背,这回应几乎是本能。

    眼眶有些发酸,他从没想过会喜欢上这么优秀的人,又恰好,这个人也喜欢自己。

    冉霖的回抱却让陆以尧忽然激动起来。

    他不是圣人,从发现自己喜欢上冉霖开始,他想要这个人就想得发疯,天知道云淡风轻聊微信的时候他有多鄙视装逼的自己。

    现在的场合肯定不能真做什么,但收点利息总是要的。

    &nb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说 щww{wodugu][com}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124/124580/304225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124/124580/304225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