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太-悠悠>小说щww.wodugu.com
    陆以尧的骄傲只持续到姚红离开。

    随着一记关门声, 嘴角就缓缓垂下来,忧伤而委屈。

    冉霖当然不可能答应那个丁什么的王八蛋, 但为什么递话这件事没和自己讲呢?包括后面试戏, 冉霖也一个字都没提。

    想来想去, 陆以尧也只能找到“担心自己多想,疑心,甚至吃醋无理取闹”这样悲观的答案。而冉霖会有这样的担心,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自己这个男朋友, 并没有做到让对方完全信任和放心。

    思及此,陆以尧就闷闷的。

    第一次谈恋爱, 陆以尧其实不是很清楚恋人之间该怎么相处, 最熟悉的霍云滔和林盼兮那一对, 常年异地, 根本没有足够的参考价值,何况冉霖还是男的。

    他只能凭着本能,尽量去做, 但显然还不够。

    如果他们能天天在一起就好了, 洗澡的时候陆以尧想,就算不是天天,也别像现在这样,一个月能见上一面都是好的, 剩下的沟通交流只能借由通讯软件。

    很多话,只有面对面才好说,很多事情, 也只有面对面才好做。

    谈个恋爱像手机养成游戏的,估计也只有艺人了。

    在心里碎碎念到洗完澡,陆以尧一点都不困,最后上床抱着被角,可怜巴巴到天明。

    终于等到初夏的太阳冒了头,陆以尧才迫不及待发过去一条微信——【醒了吗?】

    ……

    冉霖今天起的很早,因为这会是非常忙碌的一天。

    《落花一剑》收视火爆,方闲人气急速上涨,公司立刻不失时机为他办起了粉丝见面会,今天是第一场,就在北京,如果效果好,未来还会去其他城市。

    不过见面会在晚上七点,而上午他要先去公司,因为梦无涯高层想亲切慰问他,然后下午还要搞一场直播,是之前微博上答应粉丝的福利,弄完这一切,才是晚上的重头戏。

    收到陆以尧微信的时候,他已经在公司化妆间里做上造型了。

    自从恋爱,陆以尧和冉霖就双双把微信头像改成了风景,而且几天一变,更新勤得像日历,并且把彼此的备注也修改成了“三亚的老师”和“机场的铁粉”,就怕万一聊天被外人瞄见,也好有个掩护。

    所以冉霖一边瞄着镜子里的化妆师,一边把手机调成静音,小心翼翼地回复——【开工了。】

    陆以尧——【这么早?】

    冉霖——【知道我没吹牛了吧,我真的红了,通告连轴转,忙翻!】

    陆以尧——【请把“谦虚”二字默写一百遍。】

    冉霖——【谦虚是给别人的,给你只有嘚瑟,有句话你肯定没听过,叫老太太踩电门,抖起来了!我现在就是[得意][得意][得意]】

    陆以尧对着手机,一脸傻笑。

    冉霖从来不会吝啬于告诉他,他和别人是不同的,所以他从冉霖这里收到的任何东西,都是独一份。

    陆以尧——【什么时候方便,我想给你打电话。】

    冉霖——【现在肯定不行,等会造型完如果老总还没来,我就找地方给你电话。你一直都方便吗?】

    陆以尧——【再一个半小时,我也要开工了。】

    冉霖——【行,在那之前给你信。】

    陆以尧——【怎么感觉像特务接头[汗]】

    冉霖——【不,是在革命中结下深厚情感的战友。】

    冉霖——【我爱你[心]】

    冉霖——【“冉霖”撤回了一条信息】

    陆以尧——【……你就不能晚两秒再撤回?!】

    冉霖——【安全。】

    陆以尧——【[跳跳虎砸碎了蜂蜜罐子.gif]】

    冉霖抿嘴乐,觉得那一罐子蜂蜜都碎在了心里,流得哪儿都是。

    电话那头,辗转一晚上都没消除的低落,忽然就不见了,陆以尧都没察觉它是怎么走的,聊天结束,心里就只剩天朗气清。

    他索性起来又冲个淋浴,一身清爽地叫了酒店早餐,一边吃三明治配豆浆,一边看早间新闻。

    没用一个半小时,一个小时之后,冉霖的电话就过来了。

    李同正在房间里帮他收拾东西,一见自家老板的表情,就知道又要虐狗了,乖乖起身离开,回自己房间暂避,给老板腾出一方粉红色天地。

    “怎么了?”电话一接通,冉霖就直接问。

    虽然陆以尧说的只是想给他打电话,但冉霖总觉得陆以尧有事,所以一找到空隙,就溜到隐蔽处,把电话拨了过去。

    陆以尧犹豫片刻,还是先说了好消息:“《薄荷绿》男一应该是定你了。”

    冉霖在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做了很多脑补和猜测,却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真的?!”

    陆以尧能听出对方不可置信里的惊喜,眼神也不自觉温柔下来:“真的,我的消息来源还有什么可质疑的吗。”

    “完全没有,”电话那头的声音忍着笑,和一点点小得意,“我的报喜鸟,从来都是准的。”

    陆以尧莞尔,过了会儿,才问:“试戏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电话那头没任何迟疑,很自然道:“我以为希望不大,就想着等有准信了再和你说,即便不成,也就郁闷一回,我不希望你和我一起被吊着不上不下的。”

    陆以尧总觉得冉霖想太多:“争取这个角色的是你又不是我,你总担心我干嘛。”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才一声轻叹:“我一直以为争在我身,悬在你心呢,看来我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陆以尧忽然没词儿了。

    他觉得自己那颗心就像绑在井绳上的木桶,之前无论自己怎么思考人生,都只是随着井绳垂直地上上下下,但冉霖一句话,就起了妖风,井绳晃得乱七八糟,木桶在井壁上撞得叮呤咣啷。

    “怎么忽然不说话了,”冉霖有点窘,“我就开个玩笑,你如果不接茬,我会很尴尬。”

    “你没高估自己的魅力,”陆以尧沉下声音,认真道,“我就是天天都想着你,怕你争取不到好机会,怕你受欺负,怕你遇见坏人。”

    冉霖眨眨眼,脸有点热,话里却还是揶揄:“能不能在切到深情模式之前给个缓冲?”

    陆以尧底气十足:“我一直都是这个模式,没切换。”

    冉霖爱死了他的情话大放送:“放心吧,我好好的,法治社会,哪儿那么多坏人。”

    陆以尧垂下眼睛,轻声呢喃:“没有吗……”

    电话那头的冉霖蹙起眉毛,收敛玩笑的心思,思索良久,试探性地问:“想潜我的……算吗?”

    陆以尧诧异,没想到自己还没进入正题呢,答案就抛过来了,猝不及防之余,原本已经够明朗的心情直接回到史前,天高海阔,鸟语花香,飞禽走兽,绿意盎然:“你、说、呢!”

    冉霖忐忑等半天,等来这么一句纸老虎似的吼,忽然就安心了:“我觉得应该算。”

    “当然算!”陆以尧真想冲过去把人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再这样那样无限循环!

    “为什么不告诉我。”陆以尧缓了语气,不自觉带上点郁闷。

    其实这个才是他最想问的。

    冉霖却从恋人的态度里嗅出一丝不寻常,陆以尧这反应怎么都不像刚知道的样子,如果刚知道,第一反应不是要问“那个王八蛋是谁”吗?

    “你已经知道了?”虽然是疑问语气,但肯定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说 щww{wodugu][com}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124/124580/304225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124/124580/304225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