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太-悠悠>小说щww.wodugu.com
    啪。

    第一个进门的顾杰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玄关霎时大亮。

    扣着的两只手悄然松开。

    四人在玄关换鞋,客厅仍一片漆黑,月光从窗户照进来,大部分落到地板上,几缕落在沙发上,所到之处皆洒下一片冷色,像初冬的霜。

    “还是屋里暖和啊……”夏新然第一个换好拖鞋,摸着黑沿着墙壁找客厅灯的开关。

    “暖和?晚上你别叫冷就行,”顾杰第二个进入客厅,迈一步上前伸手就准确按亮吊灯,“冉霖现在天天用棉被把自己裹成粽子,白天看剧本都棉被不离身。”

    客厅的吊灯是很古早的造型,三朵含苞待放的花,黄白色的磨砂玻璃罩构成花瓣,三个灯泡构成花蕊,灯泡当然已经换成了节能螺旋灯泡,但白光经过磨砂玻璃罩,又成了带着点昏黄色度的光,满是怀旧的年代感。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冉霖第三个进入客厅,于昏黄的灯光下,对着顾杰叹口气:“非抓我当反面典型吗。”

    “例子太鲜活了,没办法。”顾杰一边调侃,一边拿过遥控器打开空调,很快,带着点微凉的风就随着嗡嗡声从空调中吹出,没多久,微凉消失,风里渐渐有了温度。

    “裹棉被?”陆以尧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就站在冉霖身后。

    他的声音很低,很轻,听起来不像和伙伴们聊天,倒像只对着冉霖一个人呢喃。

    冉霖耳根发热,也不回头理他,直接问夏新然:“你想睡哪儿?”

    吃饭的时候两位新人就明确表达了“低碳环保”的探班路线,所以不定酒店,就和他们一起挤,但到底怎么个挤法,夏新然没细聊,只给了冉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冉霖心里有鬼,自然不好意思再追问,陆以尧是笑而不语,只慢条斯理吃东西,顾杰则是压根儿没觉得这是个问题,还一个劲儿点头,没问题,虽然这天地板太凉,沙发又不够长,客厅完全不能拿来住,但两个卧室床都够大,挤一挤无压力。

    但这会儿“如何就寝”的问题已经摆在面前,冉霖索性速战速决。

    夏新然不着痕迹瞥他一下,眼神中带着调侃,那意思分明是“明知故问”,瞥完也不需要冉霖回应,直接奔往其中一间卧室,转瞬,就倚靠在了卧室门框上,体贴微笑:“我当然是跟顾杰一间,这么久没见,我有好多话想和他聊呢。”

    冉霖点点头,眼里闪过些许感激之光,不过闪完,又涌出一丝无奈:“既然想和顾杰好好聊聊,为什么要靠在我的卧室门口?”

    正自动自觉往顾杰卧室方向走的陆以尧骤然停下脚步,然后不着痕迹转身,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做过。

    夏新然囧,连忙以最快速度奔向顾杰卧室,并在中途与陆以尧擦肩的时候给了对方一个眼神——【为什么不提醒我走错了!】

    陆以尧挑眉——【门都长得一样谁记得清楚!】

    夏新然——【你这样的方向感还谈什么恋爱,就应该吊销恋爱执照!】

    陆以尧——【我是谈恋爱又不是开车,要什么方向感!】

    夏新然——【不开车?你确定?】

    陆以尧——【……晚安。】

    视觉上,夏新然如一团小旋风,眨眼就奔进顾杰卧室。

    可莫名地,冉霖就觉得他在和陆以尧擦肩的时候,在那个只一瞬的对视里,交换了许多信息……

    是错觉吗?

    冉霖疑惑皱眉,百思不解。

    肩膀忽然传来重量,没等冉霖抬头,连肩膀带人直接被勾到陆以尧怀里。

    这人是完全没收敛力道,冉霖只觉得自己被单手揽得紧紧,身体紧贴在陆以尧身侧,脖子和肩膀则被一条胳膊箍得动惮不得。

    但在顾杰眼里,这就是一个标准兄弟情深的勾肩搭背,尤其陆以尧还特灿烂地对着他笑,意思再明显不过。

    顾杰立刻对贴心点头:“懂,难得聚一起,你们哥们儿肯定有很多话聊。”语毕把外套脱到沙发上,下巴往洗手间方向一扬,“那我先冲凉了?”

    也只有顾杰能管十二月份的洗澡叫冲凉,陆以尧被对方的气魄所震慑,不由自主点头:“请。”

    顾杰大踏步进了卫生间,随后把门带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

    过了两秒,夏新然从顾杰卧室探出头,低声对仍站在客厅中的一对伙伴轻叹口气:“欺骗这么老实的人,我现在有点罪恶感了,怎么办……”

    没等陆以尧和冉霖答话,卫生间门忽然又被打开:“对了夏新然——”

    顾杰以为夏新然在屋里,所以一嗓子声音很大,结果喊完才发现,正主扒在门框往外探头呢,一脸被吓着的懵逼。

    “干嘛?”夏新然总算回过神,抬眼望过去,没好气道。

    顾杰笑笑,难得是个相亲相爱的态度:“我这次过来没带仰卧起坐的器械,最然不用器械也能做,但总感觉没法使全力……”

    “所以?”夏新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等会儿你帮我压着点腿呗,”顾杰说,“放心,我不多做,就两组,很快的!”

    夏新然:“你不是要洗澡吗?”

    顾杰:“洗完做啊。”

    夏新然:“谁家洗完澡还运动啊!”

    顾杰:“就两组,跟走两步似的,运动量可以忽略不计,根本不会出汗。”

    夏新然:“可是为什么要在临睡觉的前一秒做运动?”

    顾杰:“睡前热身。”

    夏新然:“……”

    夏新然的罪恶感如肥皂泡般,噗地破裂,只剩下无力吐槽感,恍若空气,如影随形。

    冉霖和陆以尧的脑袋随着二人对话,来回转动,最终停在了夏美人“一言难尽”的脸上。

    安全起见,陆以尧果断揽着冉霖回房。

    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冉霖仿佛听见了夏新然“能不能再商量一下房间分配”的真诚呼唤。

    冉霖的卧室没开灯,窗帘也挡得严严实实,关上门,阻隔掉客厅光线,世界便重新黑下来。

    冉霖眨两下眼睛,可睁眼和闭眼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漆黑一片。

    屋里很静,静到只有身边陆以尧的呼吸声。

    挎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很重,冉霖没好气道:“喂,可以松……唔!”

    冉霖话还没说话,就被一股巨大力量压到了墙上,然后炽热的吻就贴了上来。

    起初冉霖还能分心去想,陆以尧是不是带了夜视隐形眼镜,否则怎么就那么准一口咬住他的嘴唇。

    可这种煞风景的念头只一瞬,就在陆以尧的攻城略地中,轰然消散。

    陆以尧吻得很用力,几乎要咬掉他的嘴唇,冉霖想回应,可对方根本不需要,也没给他任何回应余地,无论他抵抗还是配合,都没办法对正在肆虐的人造成任何干扰或阻碍。

    不知吻了多久,冉霖几乎要站不住了,他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腿也逐渐发软,如果不是陆以尧压着他,他可能会像一滩果冻从墙上滑下去……

    忽地一阵天旋地转。

    冉霖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起来了,可没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已经到了床上,陆以尧的身体随之压下来。

    他下意识想拥抱对方,一只手腕忽然被擒住压到头顶,随后另外一只也被抓住,最终两手交叠,被压在枕头上方。

    冉霖有点不甘心。

    因为对方单手就压住了他交叠的双手。

    “喂……”冉霖抗议出声,但怕外面听见,刻意压低,于是听起来就毫无气势。;br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太}{悠悠}小说 щww{wodugu][com}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124/124580/304225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124/124580/304225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