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青铜秤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献祭之神算盘打的很好,可惜的是,范平安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反而嗤笑着看着他,这让献祭之神恼火到了极点,既然不识相的话,那也就别怪他了,大不了杀掉这家伙,然后让剩下的人自相残杀,说不定一样可以决出圣子——人类这种生物,无论是武界的还是地球的,都是卑鄙的生物,为了自己,可以杀掉任何人!

    “小子,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好了,让你知道神的力量是多么的可怕。”

    献祭之神举起手中的青铜秤开始威胁,不过范平安依然是嗤之以鼻,道:“邪神而已,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我没杀过邪神吗?”

    说着,范平安身上又冒出一股意,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范平安变成绝世凶兽,而他们只是范平安的食物,吓的瑟瑟抖,赫然是暴食之意。

    “这是暴食之意?你是暴食之神的信徒?不对啊,你不是杀戮之神的信徒吗?”

    献祭之神愕然,范平安不屑一笑的站了起来,道:“区区暴食之神有资格让我成为他的信徒吗,我杀掉了它,把它的神血吞噬,不知道你会不会有神血让我吞噬呢?献祭之神?”

    范平安现在在施展暴食之意,说这句话的时候,大嘴咧开,满嘴的獠牙都现了出来,让人觉得分外的恐怖,即使是献祭之神心里都有几分毛,不过等反应过来,便是满满的羞怒,居然胆敢威胁他这个神?

    “小子,我要你死!”

    献祭之神终于忍耐不住,怒喝一声,手中的青铜秤开始起耀眼的光芒,接着一团白光被他放在青铜秤的盘子上,让青铜秤开始无法保持平衡,看仔细一点,那团白光里满满都是灵魂!

    邪神就是邪神,战斗方式和武者不一样,一般的邪神都是赐予伪神力给自己的圣子或者信徒让他们为自己战斗,而献祭之神则有些不同,它目前只能通过这一件神器的献祭来进行战斗,毕竟它的本体现在根本不存在,其他的邪神也是一样,它们的本体早被毁灭,只剩下邪神的一些力量。

    不过,献祭之神和那些信徒是不一样的,那些信徒献祭上来的灵魂,会被献祭之神先分走九成,没错,不是范平安所说的七成,而是足足九成,然后剩下的一成才会按照愿望返还给信徒,但献祭之神自己献祭,却是百分百,加上这一件神器可以吸收天地之力来增幅这样的献祭,所以能挥出数倍,甚至是数十倍的力量。

    此刻,献祭之神直接献祭了一群武将的灵魂来对范平安动进攻,只听他喊道:“我的愤怒,将化成怒雷将我的敌人彻底轰杀。”

    伴随着献祭之神的声音,托盘上的白光迅散去,那是都被献祭了,随着青铜秤逐渐恢复平衡,天空之中响起一阵阵雷声,众人抬头,见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朵乌云,里面漆黑的电蛇游走不定,然后,仿若天劫一般,一道巨大的黑色雷霆轰然而下!

    这雷霆大的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在场的人面色都是剧变,这一旦轰下来,真的是渣都不剩啊,他们已经惊骇的连惊呼声都不出来了。

    面对这犹如天威一般的攻击,范平安却是不屑一顾,手中凭空出现百变剑变成的血杀魔刀,心念一动,血杀魔刀吸收杀之力一瞬间变的数十米长,接着范平安一声爆喝——一刀两断,仿佛一道血红色的匹练在空中划过一个半月形。

    然后,然后众人便见到那巨大的漆黑雷霆直接被一分为二,从范平安身边划过,轰然落在旁边,轰的两声,雷光千百道绽放,令人完全无法正视,等到雷光消失,众人转过头,现地上多出了两个数百米的大坑,心中大惊,如果他们还在附近,肯定是渣都不剩了。

    “城主呢?”

    这时,众人现城主已经消失不见,顿时一惊,不过马上就有人现城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献祭之神旁边,赤红色的一刀朝着献祭之神斩下,伴随着这一道凌厉的刀光,天空之中有七道同样犀利的刀光同时朝着献祭之神斩下。

    血杀魔刀,只攻不守!

    “神兵,你也有神兵!”

    献祭之神面色剧变,急忙又往托盘上放了大量的灵魂,大喊道:“保护我!”

    伴随着青铜秤的威,一道光幕将献祭之神牢牢保护起来,但范平安的刀光太过凌厉,一瞬间攻出无数刀,令光幕完全被血红色的刀光所笼罩,光幕马上摇摇欲坠。

    献祭之神越惊骇,不要钱似的拼命将累积的灵魂全部放到托盘,让光幕逐渐稳定起来,不过这还不够,他很了解血杀魔刀的可怕,越进攻下去,对方会越强大,防守是没用的。

    不过,献祭之神并不认为自己会败,虽然正面战斗他打不过范平安——没错,从知道范平安有神兵开始,献祭之神完全绝了正面打败对方的想法,因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他手上的灵魂大多数都拿来提升自己,根本没有多少可以用来战斗,何况对方现在的实力,只怕与武王都差不多了。

    毕竟现在的献祭之神只是献祭之神,他没有了本体,战斗力非常弱,只是一个单纯的神灵罢了。

    只是战斗从来不是简单的你来我往单挑,很多时候,战斗是要看智慧的,献祭之神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智慧可以打败范平安。

    而想要做到这件事,不能光靠献祭之神自己,他转回头望了一眼那边那群正崇拜的望着范平安的人,脸色很是不渝,这群混蛋还真是忘恩负义,自己帮他们活下来,给了他们那么多好处,现在居然都站到了那家伙那边,真是该死。

    献祭之神这是典型的资本家的想法,无论你为资本家创造了多少财富,在对方看来,你都不过是给他打工的,是他给了你机会,你才有机会赚这么多,所以有恩的是资本家,此刻献祭之神望着这群人类愤愤不已,觉得这些人都不知道感恩,都背叛了自己。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你们以为我的好处那么好拿吗?”

    献祭之神脸上闪过狞笑,随即动手里的青铜秤,那些正在围观范平安殴打神灵的家伙都感觉自己晕晕乎乎起来,很快失去自己的意识,如同丧尸一样朝着范平安的方向走来,即使是林风在抵抗了几次之后,都放下了林淘,朝着范平安的方向走了过去。

    “爸,你怎么了?”

    林淘感应到了不对,急忙拉着林风的手想叫住他,却根本没用,反而被林风拉着往前走,让她心急如焚,忍不住朝着范平安大喊道:“城主大人,出事了啊!”

    正杀的过瘾的范平安听到林淘的声音转过头,见到那群人都走了过来,双眼微眯,看他们的精神形态便知道他们有问题,他朝着光幕里的献祭之神冷笑道:“果然接受你的力量不是什么好事,他们都被你控制了吧?”

    “是又如何?我控制了他们,他们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你,当然,你有神兵,他们杀不了你,但只要你杀了他们,他们的灵魂就会为我所得,要是你把他们全杀了,那么我就可以晋升到武王,一旦我晋升,你就算拥有神兵,都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如果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把你活活耗死,哈哈哈。”

    献祭之神毫不隐瞒的大笑道:“而且,即使你实力这么强大,你也要吃东西,你也要喝水,而这个城市里的东西都快消耗光了,你坚持不了多久,我有足够的耐心杀死你,而你的神兵,将会成为我的所有物,哈哈哈,你死定了,你居然胆敢不接受本神的赏赐,这就是你最大的罪孽!”

    邪神便是邪神,邪字不是开玩笑的,即使献祭之神看起来像是公平交易,但实际上也隐瞒着陷阱,就像那些合同看起来很公平,但其中隐藏着许多让人倾家荡产的条款,而所有向献祭之神献祭的人,其实他们的小命都早已掌握在了献祭之神手上,一旦他们死亡,灵魂就会自动成为献祭之神的所有品。

    虽然献祭之神无法令他们自杀,也不能让他们自相残杀,不过不重要,范平安会帮他杀的,一旦他杀了,献祭之神就会得到这些灵魂,从而晋升王级,到时不仅能摆脱束缚,杀死范平安更是简单(他自认为),而范平安若不杀,献祭之神会耗死他,困死他,他支持不了多久的。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献祭之神都认为自己赢定了,所以他很得意,战斗嘛,果然还是要靠智慧啊,打打杀杀什么的弱爆了好不好?

    他献祭之神才是最强大的邪神!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

    本来献祭之神以为可以见到范平安惊恐的面容,甚至还想着能见到对方跪地求饶,不过他完全没想到,范平安却是一脸嗤笑,完全不以为意。

    献祭之神怒了,大声喊道:“这样不可能还杀不死你!你除非是武王,否则你今天别打算活着离开这里!”

    “何必要破开这里,要对付你,我多的是办法!”

    范平安不屑一笑,朝着那边正走过来的几千人喝道:“跪下!”

    一声令下,噗通噗通声不停传来,围过来的一两千人全部跪了,一个不剩,之前与他对峙的虽然有上万人,不过后面都被范平安遣散,只和原来一样留下武将以上级别的,所以只有一两千人,现在一喝之下,自然全部跪下,完全无法再继续前进。

    献祭之神见状一愣,随即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会这样?这是……帝王之意?你居然还是真龙之子?”

    大部份宗教形容神灵,都会用全知全能这个词,不过其他的神灵是怎么样的不清楚,但武界的神灵绝不是全知全能,连武神都达不到最低级的全知,更不用说那些邪神,事实上,那些邪神除了能用神力远距离投影力量,又或者掌握一些特殊力量外,和其他的武者没多大区别。

    献祭之神也是如此,别说全知全能,他连在平城内生的事都不是全部清楚——事实上,除非有人召唤他进行献祭,否则他除了青铜秤隐藏的位置外,其他地方生的事他都不会知道,比如说,范平安之前是怎么一统平城的,其实献祭之神完全不知道,自然也现不了范平安拥有帝王之意!

    “我是真龙天子还要向你汇报吗?”

    范平安不屑笑着,同时他手上的血杀魔刀一直都没停,不停进攻,打的光幕摇摇欲坠,如果不是献祭之神一直献祭灵魂补充力量,早已撑不住了。

    献祭之神有些慌了,他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道:“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即使你是真龙天子,龙气未归附的情况下,你怎么可能控制这么多人?”

    范平安一脸冷笑:“你可以猜猜啊?你不是很嚣张,要我投降吗,你不是神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献祭之神气炸了,怒声道:“你以为你赢了吗,不,你还是会死,你以为我控制的只有这一两千人吗,我控制的是整个平城,现在平城还有数万人活下来,他们全部会聚集到这边,而离这里最近的也有上万人,你就算有帝王之意,能控制这么多人吗?”

    顿了顿,献祭之神又狞笑道:“而且,那些人很快就会到来,血杀魔刀的威力的确很强,但可强不到能在他们到来之前便斩破光幕,而一旦他们来了,你就会陷入和之前一样的困局,如果你斩杀他们,我的力量又增强,你更不可能打破,如果你不斩杀他们,哈哈哈,那你更不可能攻破我的防御。”

    说到最后,献祭之神又哈哈大笑起来,如他所说的那般,真的又有上万人靠近了,却是之前那场战斗中被范平安遣散的人,他们走到半路又回来了。

    “还真是麻烦啊。”

    范平安叹了一口气,献祭之神以为他无能为力了,嗤笑道:“怎么,现在不嚣张了?哼,你现在乖乖的给我跪下,奉我为神,我还可以饶你一命,收一个真龙天子当奴仆,也是很有意思的。”

    范平安嗤之以鼻:“我说的麻烦是——貌似要多用一成功力了,刚刚用了三成,现在又要用到四成,对付你这么个东西要用到四成功力,的确有点麻烦。”

    “四成?”

    献祭之神一愣,随即不屑的说道:“你吓唬谁呢,你已经尽全力了吧?有本事你再拿出一部分力量给我看看啊,说不定我会吓的直接死掉!”

    “那就让你看看,不过无论你是不是吓死都不重要,反正你死定了。”

    范平安冷冷一笑,身上突然飞出一把金光闪闪的人皇剑,心念一动,人皇剑化成一条金色的神龙,一爪子狠狠抓在献祭之神的光幕上,早已被血杀魔刀打的摇摇欲坠的光幕再也来不及补充,砰的一声破碎,血光和金光犹如两条神龙一起卷向献祭之神,要将其彻底湮灭。

    “又是一件神兵?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神兵,我明白了,之前你能让那么多人跪下,是因为你拥有帝王神兵!”

    献祭之神不可思议的喊道,面对这两道绝杀之光,他一直自信的笑容终于消失,充满了惊惧,他知道,自己彻底败了,虽然十分不甘心,但还是第一时间化成一道光飞回了青铜秤之中,然后青铜秤化成一道光芒想要逃走。

    不过血杀魔刀,不,应该说百变剑以及人皇剑同时自动拦截了青铜秤,而人皇剑更是嗤笑道:“一开始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没想到你居然是神器的器灵,还真是厉害啊,区区器灵变成一个邪神!”

    青铜秤之中传出一个愤怒的声音:“我不是器灵,我是伟大的献祭之神!”

    “大家都是器灵,你以为你能瞒得过谁?”

    百变剑不屑的道:“虽然不知道你是得了什么机缘,不过,器灵就是器灵,有着无法伤害使用者的要求,这就是你无法下手杀掉那些信徒的原因吧,如果是真正的邪神,哪会限制这么大?即使是献祭之神不会杀献祭的信徒,但可以用的方法很多,哪会像你一样束手无策?”

    范平安在旁边不可思议的问道:“献祭之神居然是器灵?”

    “是的,主人,他一定是器灵,不会有假,不过,能化成邪神的器灵我倒没见过,而且居然还能提升实力,变成的和正常生物一样,实在是不可思议。”

    人皇剑点了点头,接着道:“不过,他已经重新回到了青铜秤之中,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和一个普通的器灵没什么区别,主人,这对你来说倒是好事!”

    范平安不解:“好事?”

    “是的,主人,算是好事。”

    人皇剑说道:“主人已经拥有三个神兵,理论上基本不可能再拥有更多的神兵了。”

    范平安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当时就把寒冰神剑送给亲近的人了。”

    人皇剑道:“但这个青铜秤如此的特殊,有灵性,那就意味着可以认主,就像天女伞那些怕死的女人一样,如果没估计错,这青铜秤应该也不是天生的器灵。”

    人皇剑刚刚说完,献祭之神便怒声道:“我不是器灵,谁要认主啊,我是伟大的献祭之神,我绝不会认主任何人!”

    没等人皇剑说什么,天女伞怒气冲冲的从范平安身体里跑出来,大声骂道:“谁说老娘怕死?老娘那是弃暗投明好不好?”

    “还有一个神兵?你开神兵店的啊你!”

    献祭之神不可思议的喊道,接着又骂起这些神兵:“你们还有没有神兵的尊严啊,居然三个神兵投靠一个主人,你们简直是神兵的污点,丢不丢人?”

    百变剑,人皇剑,天女伞同时大怒,百变剑更是直接冲了上去:“还等什么,削他啊!”

    “削他!”

    人皇剑以及天女伞同时冲了上去,三件神兵毫不犹豫的吸收范平安的力量化形而出,在那围殴青铜秤。

    青铜秤本就不是专门用来战斗的——它只是一个用来交易的道具罢了,哪受的了三个神兵的围攻,而且他身为器灵,飞回青铜秤后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那种能力,现在没人提供能量给他,他根本挥不出力量,只能被动挨打。

    一开始献祭之神,或者说青铜秤还能骂几声,但很快它就被打的不行,投降了:“停,停,停,我投降还不行,我认主还不行吗,别再打了,再打绳子就断了啊!”

    人皇帝,百变剑,天女伞气呼呼的停了下来,人皇剑更是道:“我就说了嘛,他不是天生的器灵,十分怕死。”

    天女伞闻言瞪了人皇剑一眼,懒的多说什么,飞回范平安身体内,而人皇剑和百变剑则压着青铜秤飞过来,事到临头,青铜秤却有些不想认主,不过范平安可不是善茬,见它在那磨蹭,直接让人皇剑和百变剑再上。

    这下子可吓坏了青铜秤,它赶紧认主,等认主完毕,范平安不由问起来:“你既然是青铜秤的器灵,为什么会变成献祭之神?”

    “我是被真正的献祭之神给坑了的。”

    说起这件事,青铜秤一肚子火,它道:“当初我是一个武王,真正的武王,然后我因为快老死了,选择信奉献祭之神以此延长寿命,几次献祭后,我多活了几十年,后来,献祭之神问我想不想永生不死,我当然想啊,然后我按照他的吩咐,一狠心将我领地的子民都给屠了。”

    “你居然将你领地的子民都给屠了?”

    范平安惊愕不已,武界实行的是封王制,一个武王的子民可都不少啊,居然给屠了?这简直就跟冥神传人没什么两样了。

    青铜秤并不觉得有什么,他悲愤无比的道:“是啊,屠了,然后用许多灵魂进行献祭,换取长生不死,结果真的成功了,但是,我却变成了青铜秤的器灵,一辈子受到献祭之神的奴役,简直是生不如死。”

    (本章完)

    ...
欢迎访问天天看书网,网址http://www.ttkshu.com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102/102925/228276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102/102925/2282769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