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1024

    手臂,跟肩上都有刮伤,清楚的看到红色血迹从那里溢出来……看到红色的血,郁婉冷冷的笑了起来,整个人更兴奋。

    “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陈安然,你这个女人,就是该死!”

    一个(身shēn)影从旁边冲过来,郁婉手里的刀还没有插下去,人就被重重的甩推到另一边,来得太快,猝不及防的,郁婉直接一(屁pì)股跌坐在地上。

    手里的刀哐当一声落地。

    易志维扶着陈安然,看着她(身shēn)上的血迹,“然然,你怎么样?你怎么样?疼不疼?疼不疼?”

    担心又紧张害怕的口气,一只手还在颤抖,不敢去碰她(身shēn)上的伤口。

    自始自终,都没有看地上的郁婉一眼,好不容易见一次面,结果,却是如此……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好像她就是一抹尘埃般,根本不需要一个眼神。

    郁婉看着他,一直看着,两个月没有见了,他好像瘦了,好像高了,好像也变得帅(日rì)你不了……

    “志维。”

    “郁婉,你给我闭嘴!”易志维猛的回头冲她一呵,声音里的厌恶跟他眼里的厌恶那么清清楚楚的撞入郁婉的眼里。

    他已经厌恶她到这个份上了?

    就是因为他搂着的那个女人,把对她的(爱ài),全部转移到了那个女人(身shēn)上,把过去对那个女人的厌恶,都用在了自己的(身shēn)上。

    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说过要(爱ài)自己一生一世的啊。

    要照顾自己一辈子。

    永远不会分开,永远都(爱ài)着她的。

    “然然,我们现在去医院。”易志维心疼的说,“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参加那个会议,就不会让你受这么大的伤害,然然,是我的错。”

    “你也不想的。”陈安然努力一笑,幸好只是伤着手臂,没有伤到肚子,她也就心安了,只要没有伤到孩子就好,“我没事,都是皮外伤,都是皮外伤。”

    “是不是很疼?”

    “不太疼。”陈安然扯了扯唇角,不想让他太担心。

    “我们去医院。”他扶着陈安然往车子那里走去,冷眼看了下郁婉,“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这算是故意杀人了吧。

    拿着刀……

    郁婉一听这话,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易志维要搞她的话,这辈子她都得呆在监狱里了……“志维!”

    她看着俩人已经走到了车里,易志维小心翼翼呵护的样子,曾经,他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自己。

    那些过去,美好的画面再次涌上心头,郁婉的眼睛再次被不甘跟嫉妒蒙蔽,都是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

    捡起地上的刀,她向着她跑了过去。

    “陈安然,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大叫着,举着刀,要同归于尽,易志维正在拉开车门,看到那近在咫尺的刀尖,毫不犹豫的把陈安然挡在自己怀里。

    刀尖全部没入他的背部……

    郁婉傻眼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身shēn)影,最终撕心裂肺的痛苦起来,“志维,志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撞上来?”

    (身shēn)子沉沉的压在陈安然背上,呼吸都变得微弱起来,陈安然听到他留下的话,“因为,我(爱ài)她。”

    ————-

    病房里。

    陈安然望着安安静静躺在病(床chuáng)上的男人,带着氧气罩,面容削瘦了很多,因为郁婉的那一刀,伤及到要害,还失血过多,手术后,一直没有醒过来。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

    她也整整三天陪在病(床chuáng)旁边,一直握着他的手……

    只有在经历过失去,才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追寻的是什么东西。

    她跟易志维这辈子是注定纠缠在一起的了,不管他醒不醒过来,她都会陪在他的(身shēn)边。

    “你就打算这样一直睡下去吗?你难道不想摸摸我的肚子吗?不想感受一下,你的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是怎么调皮捣蛋的吗?”握着他的手,轻轻覆在腹部,“易志维,盛南深向我求婚了,他说,我不能守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过余生,我需要一个安全的港湾,很显然,他说你不是。”

    “我觉得他说得一点都不错,所以,我再给你二天的1;148471591054062时间,你要是还不醒过来,我就答应他的求婚。”

    她说着,一直注意着他脸上的神(情qíng),想看看,会不会因为自己这点刺激而睁开眼。

    可是她失望了,没有任何反映,连旁边的心电图显示都跟刚才一样……

    怎么还不醒过来?

    陈安然在心里问道。

    难道,要等她以后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后,他才醒过来吗?一醒来就做了爸爸,没有他这么做的啊。

    “安然,吃点东西吧。”陈粲轻轻的走了进来,“你总得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啊,不要等他醒了,你自己反而累倒了,何况,孩子需要营养呢。”

    “哥,他怎么还不醒过来啊?”陈安然抱着陈粲的手臂,“医生说这几天是关键期,为什么,我该用的都用了,他还是没有反映?”

    “快了,这几天不是还没有过完吗?”陈粲安慰着妹妹,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易志维会为了保护安然而受伤。

    让陈粲大感意外。

    “我真的很害怕。”陈安然低声的说,“我害怕宝宝将来面对的是一个昏迷不醒的爸爸。”

    “不能陪他玩,陪他跳,陪他去看这个世界。”

    “傻丫头,不会的,相信哥哥,一定不会的。”陈粲拍了拍妹妹的肩,“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

    陈安然不舍的看着病(床chuáng)上的男人,一边走一边回头。

    陈粲叹了口气,他这个妹妹啊,就是太专(情qíng)了!

    “郁婉的事(情qíng)已经处理好了,人在关着,你放心,不会再出来害人了。”陈粲提到郁婉,陈安然叹了口气。

    其实所有事(情qíng)的起因,无非是一个(情qíng)字。

    (爱ài)一个人,没有错。

    但(爱ài)的方式,却错了。

    (爱ài),为什么一定要得到?一定要拥有?有时,放手,给予幸福,又何尝不是(爱ài)呢?

    肚子,一天一天大了起来。

    胎儿已经会动了。

    陈安然每天的事(情qíng),就是医院跟家里两边走……每天都来医院跟易志维说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就像此刻,她握着他的手,在病房里喃喃细语着,“今天小宝贝共踢了我18次,脚劲可大了,你说,他是女孩还是男孩?这么调皮,我觉得是男孩,听我爸说,我小时候也可调皮了,我已经把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就叫易经吧。”

    “怎么样,这个名字不错吧?是不是很朗朗上口?”陈安然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取的名字不好听,反而觉得实在是太有才华了。

    “小名就叫……我得想想,想一个特别听的小名。”她手撑着脑袋,突然发现易志维的睫毛动了一下,猛的睁大眼睛,继续看着。

    盯着。

    不愿意相信,自己刚才是眼花了。

    她的手心里握着的是易志维的手……好像,也跟着动了一下。

    “维。”

    “维。”她压着自己跳得特别快的心跳叫了两句,易志维终于睁开了双眼,看到她,唇角慢慢的上扬。

    “医生,医生!”陈安然急忙按了护士站的铃,“我先生醒了,我先生醒了。”

    “然然。”易志维拉着她的手,“我(爱ài)你。”

    医生带着护士进来了,进行一番检查后,基本的确定人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易先生,你得好好感谢易太太,每天,她都来陪着你。”

    医生一走开,易志维就把陈安然按在(胸xiōng)膛里,她每天说的那些话,好像他都有听到,关于他们的孩子,关于她的事(情qíng),还有她所说的一些未来,脑海里似乎都有印象,刚才,他还听到了她给孩子取名叫易经。

    这个傻女人……怎么能跟孩子取这样的名字呢?

    孩子长大了,肯定要生气的。

    “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陈安然挣扎了一下,易志维却不以为然,依旧抱着她不愿意放手。

    直到她说肚子压到了不舒服,他才急忙松开她,捧着她的脸,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然然,辛苦你了。”

    “我还以为你要等我们的孩子出来,你才醒过来呢。”

    易志维从(床chuáng)上下来,蹲在她的(身shēn)边,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能清楚的感觉到孩子在里面动,还有踢他呢。

    “谢谢你,带给我幸福。”

    很快就出院了……

    陈安然又住回了海御湾,肚子一天一天大,易志维的心也跟着一天一天紧张不已,到了最后一个月,他基本是寸步不离的跟随在她(身shēn)边。

    “你能不能出去?”陈安然站在马桶旁边,她想上厕所,可是他就站在这里动也不动,像木头一样。

    “我就在这里看着,又不是没有见过,你害羞什么?”易志维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觉得可(爱ài)极了。

    怀孕后的她,长胖了很多,现在的脸圆圆的,十分有(肉ròu),摸起来特别的舒服。

    “我在这里站着,你能好好的上厕所吗?”陈安然无语的回了一句。

    易志维嗯了声,见她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开始解皮带,“不信?那试试。”

    “……”陈安然彻底无语了。

    “好了,我背着(身shēn)可以了吧?”他说完,真的转过了(身shēn)……

    陈安然忍不住了,最终还是妥协,却觉得特别尴尬,两个人在洗浴间里,一股清流般的水渍声缓缓响起……

    场面着实诡异。

    出来后,陈安然似乎看到了易志维微微泛红的耳根,忍不住勾了勾唇,原来,他也有害羞的时候啊?

    真是出乎意料啊。

    易志维事事亲为所为,陈安然也渐渐习惯,毕竟,离预产期就那么两天,她自己也紧张起来,在网上还看到说,有人上厕所不小心把孩子给生出来了。

    “维。”

    “怎么了?”背过(身shēn)的男人猛的转过来,看着陈安然拧着的眉头,脸色似乎有些不对,“是不是要生了?”

    陈安然嗯了一声,肚子突然好痛。

    易志维抱着人就往外面走,关于生产的所有的一切易爷爷早就安排好了,一通电话,所有都准备就绪。

    “疼。”陈安然摸着肚子,一阵阵抽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宫缩。

    “马上到了,别怕,别怕啊。”易志维加大力度的踩着油门,额头都冒出了细细的一层汗。

    一到医院,就推到产室内。

    易志维在外面来来回回的走着,易爷爷易(奶nǎi)(奶nǎi)还有陈爸几人都陆陆续续的赶过来……

    孩子这么大,能生得下来吗?

    肯定会很疼是不是?

    脑海里,各式各样的念头都有,越想,易志维越紧张,越不安……易(奶nǎi)(奶nǎi)看着,都跟着有些紧张起来,“志维,你能不能别走来走去了?(奶nǎi)(奶nǎi)看着心跳都加快起来。”

    “(奶nǎi)(奶nǎi),我紧张。”

    “不紧张,不紧张,一会他们就出来了,一定会给你生个大胖儿子的。”易(奶nǎi)(奶nǎi)安慰着易志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

    终于,门被推开,婴儿的哭声从里面传出来,“恭喜易总,母子平安。”

    “生了!生了!”易志维在原地高兴的快要跳起来,陈安然跟孩子一起推出产室,望着大汗淋漓她的脸,易志维心疼极了,轻轻的擦着她脸上的汗水,“然然,辛苦你了。”

    “我们的孩子,长得像妈妈。”他往旁边的小车子里看了一眼,小家伙眼睛都半睁着,正吃着拳头,小家伙一眼望去觉得像妈妈,再细看,嗯,像爸爸。

    “我们的孩子,叫易经。”

    “嗯,就叫易经。”

    他宠溺的吻落在她的额头……,这一生,他将用所有的(爱ài)来回馈这个女人对他的付出。

    额头被软软的唇轻碰着,刚才的疼痛,在这一刻被甜蜜,温暖取而代之,陈安然庆幸自己的坚持。

    “志维,我(爱ài)你。”

    “我知道。”易志维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薄唇靠近她的耳畔,柔柔的,“我也(爱ài)你,很(爱ài),很(爱ài)。”

    紧握着她的手,继续说道,“余生,让我照顾你跟孩子。”

    陈安然笑着嗯了一声,点头,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此幅美好的画面中……旁边的易经似乎不甘心被冷落,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124/124594/304295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124/124594/304295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