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书网 > 言情小说 > 赌神传说 > 正文 第250章 权倾天下

正文 第250章 权倾天下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热门推荐:、 、 、 、 、 、 、

    易飞与萧然一道进了赌厅,赌厅里顿时默然,尤其是索伦等人,更是万万没料到易飞竟然跟萧然如此熟悉!却见萧然向易飞微微一笑:“等你赢了,我就把米高梅旗下的赌场卖给你,再谈谈其他的合作!”

    易飞望着萧然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走到场中,所有富豪和行家们都为之震惊不已,萧然竟然和易飞那么熟悉,而且看起来还那么要好!有萧然在场,就是心怀不轨的人亦全部都打消了念头,他们可以得罪易飞,但不敢得罪萧然!

    萧然是为自己打气,也是为给自己撑腰前来,这一点,易飞当然很清楚。他一样很清楚,自己的权威虽然树立了,依然没能够得到行业的全面认同。有了萧然的面子,易飞的权威只会更盛。

    纽顿来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笑容,在他脸上,似乎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了穷途末路的痕迹。没有人可以赢易飞,易飞甚至可以轻松摧毁张浩和聂空草的信心,这只印证了易飞的赌术的确超越了所有人能够达到的最巅峰!

    “你终于还是走到了赌桌前,你其实应该知道自己是避不了的!”易飞望着纽顿,似笑非笑:“今天一战,一定要解决你我间的所有恩怨,为一切做个干脆利落的了断!”

    纽顿深深的盯了易飞一眼,似乎想要把这个毕生劲敌牢牢刻在脑海里:“是时候了断了。不过,只能我了断你!”

    “你真的那么有信心?”易飞笑了,这种开战前的唇枪舌战是在所难免的,也是一种对势的侵夺:“那我们就在赌桌上一较高下,所有的一切,也真的该了结了!”

    第一局,轮盘!纽顿没有思考。立即就弃权了。没有人可以在轮盘上玩得过易飞,纽顿很清楚这一点,能够把玩十八枚珠子的就已经不是他这个档次的赌术了。

    弃权,就意味着输了一局!萧然显然颇感遗憾,第一局就弃权了,那未免太没意思了。华不悔和顾向东立刻在一旁向他解释:“弃权是最佳办法,只有这样才可以消磨易先生的锐气。”

    点评台上的布林没有闲着,立即开动嘴巴点评:“是了,纽顿弃权是最佳方法。易飞现在锐不可当。而且经历易飞对聂空草那局,相信没有人怀疑,易飞就是轮盘第一高手!纽顿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弃权是最恰当的。”

    萧然微微颔首一笑,静静的欣赏着第二局。第二局是麻将。全场哗然,为纽顿叫好不已。却见布林继续在台上解说:“纽顿在第二局选择的是麻将,当然,不是普通的玩法。如果大家还记得易飞在杯赛决赛和张浩的第二局,那就可以理解了!”

    “为什么要选麻将?这个玩法,首要的就使手。而易飞最大地弱点就使手,纽顿抓住了易飞的这个缺憾,那就未必没有赢的机会,当年张浩就是因此赢了一局!”布林颇有些忧虑,若是易飞输了这一局。那接下来就胜负难料了。

    易飞当然很清楚纽顿的目的。不过他,飒然无惧!纽顿终于有了一些微笑,望着易飞,再把目光移到麻将牌上!本来他不懂得麻将的。只不过,当年张浩以此击败了易飞,而纽顿想来想去,也唯有这个赌法他地机会最大。

    只不过,他的玩法更是略有不同,在张浩提的那个玩法上更上一层楼。他要求的是移动的,全部悬空的方式。麻将以天女散花的方式丢在空中,让他们自行去抢。

    这样干,易飞绝对吃亏,他本身就不是左撇子,所以手与身体的配合绝对不可能达到右手与身体的配合。那就意味着,易飞以这样的方式来赌,身体与手地配合肯定会别扭,那就等于再慢上一线!

    两人各持一条牌尺,凝神盯着对方。就在这瞬间,荷官的手动了,只见他猛然扬起双手,三十六张麻将牌抖向空中。易飞和纽顿几乎是同时发动,两人跃起,伸出牌尺拨牌……

    这时,双方的差距就显示出来了。易飞的启动速度稍微慢了一些,左手的动作的时间一样慢了一线。仅只是这一线,纽顿便成功把一枚六万拨到了自己的桌面上。

    这别开生面的赌局让全场目不转睛的盯着,易飞的动作的确慢了一线,可是他的眼力和计算力却是丝毫不弱。挥动牌尺击向其中两张牌,顺手一拨一推之间,两张牌落到易飞的桌面上,另一张牌更再那一推之后激射向空中的另一张牌……

    啪的一声轻响,那牌撞中另一张牌,两张牌迅速反弹绽放而开,再撞向其他的牌。就在这一瞬间,纽顿再拨了两张牌,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的牌竟然都被易飞使用不可思议的巧劲,以反弹之法,令那些牌全都弹向易飞这边了!

    在纽顿抢上前来之时,易飞迅速拨了两张牌回去,顺手把牌尺微转一下方位,恰巧挡住了被纽顿弹过来的一张牌!动作之快,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时,两人已经达到了高度的巅峰,眼见双方都拨了七八张牌。易飞再一次动了,他可以凭借的不是手速和身法,而是计算力和眼力,还有就是头脑……

    而这时,牌正在迅速往下坠,易飞他们一样在下坠。易飞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明白的动作,在拨了一张牌之时,顺手一挑,把一张二万挑得更高。

    那张二万飞高了少许,无巧不巧的在降落时砸在一张九万上。巧劲加弹力再让这张二万跳到了另一张更下方一些的牌上,就这样连续逼得三张牌的下坠速度更快。没有人明白易飞的用意……

    说来话长,一切也不过是那眨眼之间的事。双方这时稳稳掉在地上,各自都只差两三张牌。因为不许身体接触牌,易飞和纽顿都不得不弯下腰去挑那几枚眼见便要掉在地上的牌!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纽顿明白了为什么要让牌加速下坠!只见他刚弯下腰来,易飞就已经把九万挑回去了!待得纽顿挑走两张牌。易飞已经顺利的完成了一切!

    全场顿时轰然不止,易飞的身法和手速都明显比纽顿慢上不少,竟然还能先于纽顿完成,那实在不可思议!只有顾向东和华不悔等少数人想到了易飞问什么能赢!

    纽顿甚至没有看到自己的牌,只是呆呆的望着易飞,闭上眼睛片刻才颓然苦涩道:“我八十二点,你赢!”

    这时,荷官甚至还没计算出双方拿到的万数。易飞盯着纽顿半晌,微微眯起眼睛,隐含着权威:“你确定自己还要继续第三局?”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纽顿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易飞之所以故意把那几张大牌逼得更快下坠,是因为易飞的个头没有纽顿高,弯腰绝对比纽顿快!事实证明了,易飞的算计是非常有效的。

    “易飞八十三点,纽顿八十二点,易飞拿下第二局。不知他们会不会继续第三局呢!”布林显然松了一口气,作为易飞的朋友,他不希望易飞输掉。

    “为什么不玩,有赌未必输!”纽顿精神振作了一些,盯着易飞缓缓道出了一句让全场震惊的话:“最后一局,也是你我最后一战。你赢了两局,却只是赢得赌神之称,还没有真正的赢我!这最后一局,我跟你赌身家性命!”

    易飞微微皱起了眉头,纽顿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把所有堵住放在第三局。只见纽顿面露嘲讽笑容:“这最后一局。你赢了,我的身家性命就是你的,你才真正的赢了我。如果我赢了,百年和你的命就是我的!”

    “你认为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赌身家性命吗?我想要赢你只是轻易的事。”易飞背负着双手。看也不看纽顿:“你凭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这时绝对不对等的赌注,双方的命就不提了,白金价值不过两百亿,而百年价值绝对过了千亿,这样的赌注换了什么人都不可能答应!

    纽顿愉快的笑着,似乎把方才输掉的事全忘了:“就凭你想要我的命,就凭你现在是赌神!所以,你一定会接受我的赌注!”

    世间之事当真奇妙,真正公开承认易飞是赌神的职业行家,竟然是易飞毕生最大的对手!易飞微微一笑,转脸望着纽顿一字一句道:“我接受你的赌注,我要你输得心服口服!要全世界看到冒犯我的下场。”

    与其他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完全不同,萧然忍不住欣赏的鼓起掌来,易飞果然不愧是他最欣赏的人。他望着不解的萧灵,轻轻解释:“明知不可为而为,不畏艰难逆流而上,方乃真赌神!易飞不只是在面对纽顿,更是在面对自己!你需要阅历,需要站在他那样的高度,才可以理解,不需要强行去赋予定义。”

    萧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崇拜的望着萧然。在她眼里,父亲就是无所不能的。不仅如此,父亲还教了她很多东西,很多让她能够独立成长成熟的东西,虽然有很多她暂时没办法明白,但随着阅历增加,她相信自己可以获得更多。

    与萧然所说一样,易飞不止是为了纽顿,更多的是面对自己。萧然是仁者无敌,他自认做不到。可是,他相信自己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现在他找到了,他要以权威定天下。若自身没有睥睨天下的胸怀和自信,凭什么产生权威,凭什么让人信服!

    所以,他接受了这个近乎苛刻的赌注,只因为他坚信自己可以赢,即便面对夺神手,他也可以赢!他就是赌神。冒犯他就是冒犯胜利,这将成为他的座右铭!

    梵作为这一次的主持人出现在赌桌前,只不过,她的眼里似乎隐藏着一些其他的内容。扫视一眼,当纽顿的目光移到她面容上时,她的心中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句牌将决定上千亿和两条人命的归属。双方都签署了资产转移的协议之后,赌局正式开始……

    纽顿牢牢盯着扑克牌。易飞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的秘密武器之一就是听牌,他可以通过听牌来判断。众人都被易飞的这个闭眼睛动作给吓住了,难道易飞是不想活了?

    不过,易飞绝对没有不想活的意思。就在他全神贯注使出惊世骇俗的听牌绝技之时,却隐隐感到几分不对劲。默默在脑海里计算了一下,他骇然算出,若是梵以目前的手速来洗牌,那么再洗上两轮,就会出现一副大牌,很大的大牌!而那副那排就将落再纽顿的手里!

    在这瞬间。易飞冷汗冒了一身,脑海里电光火石般闪过无数念头。是了,纽顿是千门中人,不打没把握的仗,场外决胜在最常用的手段。那么在牌官这个最直接的人身上下手。是最容易赢的!

    想到这里,他蓦然睁开眼睛望着梵和纽顿微微一笑,这是一个充满了魅力和蛊惑力的笑。正陷于内心挣扎的梵和面无表情的纽顿望着这个笑容,只觉得心中一片恍惚。梵甚至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指因此而微微颤动一下,导致扑克牌走向不同!

    这时,易飞满意的闭上眼睛,放下一切念头,进入一个完全空灵的状态里!这就是他的境界,闭着眼睛的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连贯的画面。主动为他寻找到了最佳的偷牌位置和角度!

    牌,终于洗好了!纽顿非常满意,太满意了。一想到即将拿走易飞的生命和产业,他甚至为此感到激动不已。细细的欣赏着微液晶液体眼镜里的画面,那微液晶显示器的出现让他寻到了一个对付易飞的最佳方法。

    他眼里的那副液体眼镜正在把易飞的牌显示出来。他阴森一笑,这一次易飞要是还不栽在他手上,那他才是真心服口服……

    纽顿满意的盯着自己的牌,他的牌是两条a,易飞的牌面则是一对。不过,纽顿很清楚易飞的底牌绝对不是,所以,绝对不会是三条。

    易飞微微一笑,他望着纽顿淡淡道:“你确定要在这一把倾尽所有?”

    “你在害怕吗?赌神也会输,真正可笑!”纽顿忍不住纵声大笑,笑声里充满了得意。

    “很好,那就让这一把牌来决定你的命运,这是你选的!”易飞微微一笑,把自己的底牌掀开……

    红心!易飞的底牌竟然真的是老!纽顿愣了一愣,梵亦愣住了,全场愣住了。纽顿盯着易飞那张底牌,忍不住得意的狂笑起来,他来不及想易飞的底牌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红心。

    可是,他可以肯定自己赢了,因为他的底牌是黑桃a!他伸出手把扑克牌给掀了起来,腾的站起来盯着易飞:“易飞,我很早前就知道我们注定只能是两个活一个,今天我必然活下来,而你这个赌神也将从此消失在世界上……”

    就在全场都摒住呼吸的刹那,底牌狠狠的砸了下来,是一张触目惊心的——黑桃四!易飞三条,纽顿一对a,易飞胜!

    纽顿呆呆的看着那张黑桃四,脑海里混乱极了,脸色刷的一下由青变白,由白变灰。眼里只剩下死灰之色,充满了绝望和愤怒,还有就是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纽顿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在这瞬间崩塌了,他亲眼看见那是一张黑桃a,怎么可能变成了黑桃四!四?死?纽顿那犹如死鱼般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突然间,他狂叫一声,指着易飞:“一定是你换了我的底牌!”

    易飞微微一笑,他现在终于可以全面的使出境界了,随时随地。正是因为他在方才最紧要的关头放弃了使用听力和眼力,正是因为境界,才让他可以以最隐蔽的手段偷走了纽顿的牌!

    “不错,是我换了你的底牌!”易飞怜悯的目光简直让纽顿抓狂极了。只见他左手手指一转,一张黑桃a出现在他手指之间:“我说过,我是赌神,没有人可以冒犯我。这张黑桃a,你不配!”

    易飞自承偷牌,而且还亮出牌,这让全场的职业行家震动极了!在他们看来,刚才易飞绝对没有任何机会偷牌,甚至连牌都没有碰过,怎可能偷到这张a?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只能像傻瓜一样体验着易飞这惊世骇俗的偷牌绝技。

    什么人说手不快就偷不到牌?易飞就如一个叛逆一样,把赌坛所有的常规都推翻了。过了十六岁就不可能在赌术上有什么好的成绩,易飞是二十多岁才开始练的,结果成了天下最快的人。

    职业行家都知道,手和眼废了其一,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废掉。可是,易飞再一次推翻了这个观点。只花了三年世间,就重新回到了赌坛,甚至赌术更强过以前。

    现在,在易飞甚至没有靠近牌的情况下,绝无可能偷牌。可是,易飞手上那张黑桃a,就仿佛在嘲弄着每个职业玩家一样,使得大家的自信和赌术世界都崩塌了……

    易飞偷了牌,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在全场若干来自全球的顶尖高手面前偷走了牌,在纽顿面前偷走了牌,而他们没有任何人察觉到!难道这才是赌神的真正实力吗?

    望着痛苦绝望地瘫软在椅子上的纽顿,易飞背负着双手傲然环顾全场,最后把目光移到纽顿面容上:“你以为我不知道顾向东是你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梵在牌局里动了手脚?”

    平日里始终沉稳异常的顾向东浑身剧震,脸色惨白望着场中的易飞!他自问从来没有暴露过任何破绽,易飞怎可能知道内奸是他!

    易飞伸指虚弹一记,来到顾向东面前淡淡一笑:“你做得非常完美,绝对没有任何破绽。不过,你错了一件事,你不该自称是夺神手的一周徒弟!”

    “知道为什么吗?”望着顾向东那简直等于死了一般的神情,易飞向惊愕的华不悔招了招手,转而盯着顾向东:“华不悔是夺神手林锐云的女儿,林锐云有没有徒弟,她比全世界都清楚!所以,你从一开始就错了!”

    顾向东和其他人全都不可思议地望向华不悔,这个火热的辣妹,他竟然是夺神手的女儿?所有人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华不悔冷冷的冲了下来,狠狠瞪了易飞一眼,反手狠抽了顾向东一个耳光:“你不配做我爸爸的徒弟!”

    华不悔狠狠一跺脚,再也没有理会顾向东,而是怒视着易飞:“你早知道顾向东冒充我爸爸的徒弟,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肯定知道是什么人谋杀了我爸爸,快说!”

    布林绝对是最震惊的,他与华不悔是夫妻了,甚至也不知道华不悔的身份和来历!只不过,夺神手是被谋杀的事再一次让全场震惊极了!

    “稍安毋躁,你想要的答案我会给你的,你父亲的仇我一定会帮你的!”易飞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犹如死人的顾向东:“你欺骗了我,不过,我知道你有把柄在纽顿手里,而且你也没有做过什么损害百年利益的事,还帮了公司很多。我可以原谅你,希望你能继续帮我!”

    顾向东本来已经存了必死之心,没想到易飞就这样轻松的揭过此事,又惊又喜的望着易飞:“易先生,谢谢你……”

    “不需要谢谢我,谢谢你自己!”易飞柔和的目光让顾向东放松了很多:“如果你不是对百年心存感情,没有人可以帮得到你!”

    转过身望着华不悔,示意她来到场中。易飞不禁想起了几年前华不悔加入百年不久就与他密谈了一次的事,正是那一次,他知道了华不悔的身份,在百强赛之后,顾向东向他表示了自己的“一周徒弟”身份,易飞立刻就知道上演无间道了。

    来到纽顿面前,易飞向华不悔点了点头:“你想知道当年是什么人谋杀了你父亲吗?是纽顿的师父安东尼,千门四王之一。当年安东尼有桩买卖被你父亲破坏了,结果被设计触电而死……”

    “原来是那个王八蛋……”美女大骂脏话的样子也实在动人。她狠狠的踢了面若死灰的纽顿几脚,就如踢在木头上一样,毫无反应。

    “不过,你不需要再报仇了!”易飞向一旁的莫嘉招了招手,达克很快就陪着一个人出来了:“几个月前,纽顿为了夺取白金与我对抗,把安东尼逼死了!”

    温尼?他不是死了吗?纽顿的眼睛终于动了动。看见那个在达克陪伴下出现的人,惊骇万分。易飞饶有兴致的盯着纽顿,笑吟吟道:“可能你不知道,温尼知道你很多事,他一直都很害怕你杀了他灭口。所以他投靠了我,而莫嘉在你杀他那天,亲自出手救了他!”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纽顿惨笑望着温尼,就连他心目中最可靠的人竟然也投靠了易飞!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信得过的!只不过,他仿佛忽略了,恰恰是他决定了要把这个最可靠的人灭口。

    易飞深深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不知道顾向东是跟你一起长大的人,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赌桌上联合出千,以为我不知道梵在牌上动了手脚。可是,这一切我全都知道,所以,你输了!”

    望着纽顿那颓然若死的神情,易飞再一次深深叹息,如果是他输了,也许瘫软在那里的就是他。赌桌上的事,往往就是如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纽顿,你不要装了,直升机不会来救你的。”

    纽顿猛然弹起身来望着易飞,神情间充满了震惊。一字一句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准备了直升机在输的时候逃走!”

    “因为我了解你,你是千门中人,不择手段是你的信条!”易飞凝视着更加绝望的纽顿,背负着双手昂然望着虚空之处:“你逼杀安东尼,下令杀了菲尔,还有若干违法的事,有温尼作为证人,你是逃不掉的。况且,你还是千门中人,逃走了又如何,每天战战兢兢的活着吗?我不喜欢看见我的强敌那样活着!”

    今天大概是抖出来的事太过震撼了,震撼得大家对纽顿是千门中人的事也麻木极了。只不过,一想到诺大的赌协主席被千门中人给坐上了,其他人都有种吃苍蝇的感觉,感觉自己就像是傻瓜。

    “六七年前,你和张浩指示海盗袭击,而你比他更绝情,请了杀手欲刺杀我!后来,更是在百强赛之前废了我的手!”易飞提起往事,不禁抬起头来看了一下上面的伤疤,感慨道:“不能不承认,你是一个更强的对少。不过,你一开始就错了!”

    “你错在不该给我充裕的世间来发展,我想你已经认识到这个错误了!”易飞满意的笑了笑,盯着纽顿那垂下去的面容:“三年前,你又错了,你不该谋划张浩,而是该和他联手对抗我。”

    “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推荐你坐赌协主席吗?”易飞笑了笑,纽顿茫然和绝望的目光让他很有成就感:“是因为我需要你来联合所有试图冒犯我和百年的人和公司,集中所有对我和百年的不满情绪。”

    纽顿现在真正的感到自己没有了退路,天下虽大,可还有他的容身之地吗?他知道,今天自己是肯定没可能走出这个赌厅了。只不过,易飞的话让他迅速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你的所谓海上平台,我可以很坦然的告诉你……”易飞这一次是真正的笑得灿烂极了:“这个海上平台,我早就已经和魅影合作在研究了,就算你想赶也赶不上来!”

    纽顿麻木的望着易飞,现在易飞再说点什么,也不回打击到他。却见易飞淡然一笑:“你想在牌桌上赢回一切,这恰恰是我在极力推动的。今天的一切,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被我注定了!你现在服了吗?”

    纽顿舔了舔舌头,苦涩和惨然的神情让人同情:“还有什么服不服的,中国人有句古话叫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能输在你手上,我无话可说。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强的对手!”

    易飞转过身去盯着梵,缓缓道:“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否则,你将无法离开这……”

    话音未落,纽顿状似疯子一般跃了起来扑向易飞后背,右手激射出一张扑克直射向易飞的脖子……

    易飞就仿佛早预料到了一样,闪电一般向后挥手,指缝间一道寒光闪过,扑克牌一分为二飘向地面!寒光猛然激射而出,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极是优美的弧度,顿时消失在纽顿的脖子处……

    纽顿的动作嘎然而止。易飞这才缓缓回首淡然的望着纽顿:“我说过,我了解你,你的一切都在我的计算里!”

    纽顿的脖子动脉处渐渐浸出大量的鲜血,他目光复杂的望着易飞,伸手在那伤口处摸了摸,艰难的流露出一个复杂的苦涩笑容:“我输了,心服……口服……”

    只见他扶住椅子,用力爬上去坐下来,喘了一大口气,眼睛渐渐的闭上。鲜血依然在源源不断的流淌着,而这个与易飞针锋了多年之久的枭雄,生命力也渐渐的流失,直到一滴不剩……

    易飞目光复杂的在纽顿的尸体上停留了片刻,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们在一起争斗了多年,而这个对手就这样死了,在他的面前离开了人世。他不知是感到轻松还是茫然若失。也许,那是失去一个好对手的遗憾……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指虚弹一记,背负着双手在索伦等人处扫视一眼,就如实质般的鞭打在他们面容上。只见易飞森然望着那帮赌协成员。一字一句吐出的话充满了威严和权威:“我说过,没有人可以冒犯我,我制定的规则和秩序,没有人可以违背!”

    “我,就是赌神易飞,我将主宰一切!”当空气里还久久遗留着这一句话之时,易飞走出了这个赌厅。

    外面就是易飞的世界,一个将由他一手操纵的赌博世界和赌博王国。索伦等人只见到易飞依稀淡去的背影,他们知道,易飞主宰赌坛和赌业将不可避免。易飞将是前所未有的统治者,因为,他是赌神,赌坛和赌业的神……

    唯有萧然,赞许的点了点头,轻轻的鼓掌。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而易飞也没有辜负他的眼光。最终统治了赌博业这片天地……

    2011年,易飞击败张浩,赢得泰格。2014年,易飞战胜毕生最强劲对手纽顿,赢得白金,也赢得了一切,包括所有人心悦诚服的赌神之号。

    2014年,白金并入百年,并顺利的在非洲建立了赌博网络。至此,易飞拥有了一张布满全球任何一个角落的赌博王国。同年,凯撒等赌业公司纷纷加入了全民皆赌计划,令这项计划再一次扩张。

    2016年,辛茹成功把那个赌神大赛操办为类似足球欧洲冠军杯一样的赌术大赛,这个冠军杯与赌坛世界杯和百强公开赛并公认为赌坛三大赛事。

    2017年,三维技术成熟,飞远凭着这项技术再一次获得了飞跃性的提升,与动量对这项技术在各领域利益瓜分。正是这一年,海上平台架设成功,并且正式开始营业。

    同年,全民皆赌计划每年营业额高达三千亿美金,年盈利高达两三百亿之高。即便与其他公司分成,百年每年一样可在全民皆赌这项计划上盈利高达近百亿。

    而这时,帝王岛每年更是产生上百亿的盈利,即便是仍然不够成熟的虚拟赌博,每年亦可以为百年贡献数十亿的盈利。海上平台计划异常成功,第一年营业额便远超千亿之多。到这时,易飞终于达到了最终的目的,统治了全球百分四十以上的市场。

    这时,易飞个人财富过三千亿美金,齐远个人资金上千亿。列在福布斯财富行列榜第二和第三位。至于第一位,依然是萧然那庞大的六千亿以上的财富。易飞和齐远由2017年开始,连续多年上榜权力杂志的全球权力十大排行榜。

    2020年,魅影旗下的动量终于开发出生物电脑,凭着这项硬件上的提升,在2022年,飞远终于成功开发出虚拟技术。而这时,易飞才明白,萧灵的真正野心是在于生物电脑,不禁感慨后生可畏。

    随着虚拟技术的实现,技术革命到来,社会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百年的赌博业再一次得到了最蓬勃的发展,凭着完美的虚拟赌博和游戏赌博,继续以垄断的姿态成为全球赌业的龙头!

    萧然的儿子萧清成为国际大导演,终于亲自在易飞嘴里拿到了若干珍贵历史资料。把那个做了近乎十年的剧本拿出来,拍摄了全新版本的《赌神》,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发哥主演,而是一个叫许亦然的演员主演!这部影片把易飞一生最重要的事都拍得非常精彩,不过,易飞更欣赏的是那个许亦然的演技!

    不过,真正让易飞得意的是,凭他的境界,即使他过了四十岁,依然牢牢雄踞在赌坛第一人的这个位置。连续多年蝉联三大赛事的冠军,那对于其他职业行家而言,绝对是一个近乎神般的存在。

    当然,那一切都是以后的事了!2016年,易飞再一次去参加忘年之交萧然的五十五大寿,只不过,这一次他是拖着三个老婆和三个孩子一起去的,存心要吃穷萧然!

    这一次仍然是在那个岛上,易飞摸了摸儿子的脑袋。望着三个孩子的活泼样,心中满足极了。倒是萧然,在寿宴之后很快冲他打了个眼色:“去走走谈谈!”

    依然是那个山顶,上了年纪的萧然依然活力充沛,两人一道上了山顶。凝视着远方。萧然微微一笑,淡淡的问:“你走过了黑夜,欣赏到了黑幕之后的美景,是不是想过要休息一下?”

    “黑夜之后的景色真的很美!”易飞指着黑夜大笑不止:“不过,我不是你,我更清楚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做得更好,所以我必须要做下去,因为我想看看我做到最好究竟是什么样!”

    萧然轻轻点了点头,易飞和他是同一类人,但又有所不同。或许,不同的就是体现在彼此的性格上。在易飞的年纪时,萧然便已经退休了。可是易飞却依然掌握着赌坛的所有权力,他依然是权力之王。

    “不过,一旦走累了,或者做到让自己满意了,我会选择休息的!”易飞愉快的笑了,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眼里流露出智慧的光芒:“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赌业太招人嫉,迟早需要放手的,这正式我命名百年的原因!”易飞神情悠悠,一切尽在掌握中:“百年赌业,其实人生匆匆,哪里要得到百年,只不过做一番自己能做想做的时罢了。”

    萧然赞许的点了点头,他就是想提醒易飞这一点。不过,易飞既然能够自己想得到,那就不需要多提醒了!却见易飞惊喜的指着遥远的黑幕,饶有深意的笑了:“有希望,懂坚持,阳光自然会洒落……”

    萧然和易飞一同望了过去,是呀,太阳出来了,阳光自然会洒落。只要心存希望和懂得坚持,终将等到阳光出现的那一刹那至美光华,也唯有这种人才可以更深的体验到那份等待和希望之后的快乐……

    只要学会等待和坚持,当然,还要心存希望……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27/27631/77801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27/27631/77801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