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神枪泣血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周与胡蝶(完)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周与胡蝶(完)

推荐阅读:时光不负情深网游之混沌至尊无法触碰的爱情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阴棺冥妻丑妃祸国不殃民诸天洪荒录犯罪心理在仙界当漫画家空降热搜

黄大仙心事重重,匆匆来匆匆去,离去之前善意提醒真龙族这段时间要小心,最好是去炎兰帝国避一避,至于原因黄大仙并没有细说,随之赶来的暗黑巨人王及墨麒麟跟黄大仙一起走了。

    黄大仙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天神子一众神灵就这么被定在苍巅,鸭毛能够瞬间吸干神灵的神力,让神灵形同凡人,三十六天过去,没谁能解救他们。

    暗处的荡宗,既兴奋又惶恐,谁能想到神医谷拥有如此大能耐,好在当初自己碍于众神条约没敢动手,否则死了也不会有人帮他们报仇。

    天神子他们越挣扎,鸭毛钉得越紧,神力流逝越快,鸭毛的色泽越光润,现今已经开始垂落祥瑞,将天神子他们衬得好似画中神将,却不知他们实则在受苦受难。

    第三十八天,他们神力彻底枯涸,神躯虚弱坠凡,心灵防线最终崩溃,狼狈模样那有神威,形同一群遭受酷刑的犯人。

    黄大仙没那么纯良,酷刑还在继续,鸭毛还在压榨最后神髓,他们的精神一直处于嫉妒兴奋状态,身体和灵魂的感知比往常增强千倍。

    烈日火辣辣,灼烧身皮,皓月冷森森,寒冰身骨,罡风利猎猎,凌冽身肉,云朵湿漉漉,侵蚀身魂,远胜千刀万剐之刑,每时每刻都是身心的全方位折磨。

    这期间,他们更眼睁睁看着神家和真龙族沐浴龙脉之气,享受神医谷的尊贵待遇,令人直叹最绝望莫过于现实中的对比,心灵上的折磨。

    第四十天,生命之火油尽灯枯之际,鸭羽终于脱落,给他们留下一口气。

    鸭毛充满神力,犹如受亿万人祭拜的功德载具,荡漾十彩神光,飘飘落落没入神医谷中。

    霎时间,龙吟浩浩,山河俱颤,山脉不断隆起,面积扩大千倍,溢出最纯净的天地之力,化作一方圣土。神医谷弟子不少人受益突破修为桎梏,更上一层楼。

    敖伽直呼这里已经不输于龙巢。

    蛇魅与真龙族和神家一起详细讨论后,终以兰绝尘的名义召集仙踪一脉。蛇魅终究过于天真,本以为会兰绝尘之名会招来不少人,现实狠狠打了她一巴掌,耳光响亮。

    原来,百年岁月足以磨灭很多很多,让人忘记了那骄傲的五人组。

    绝尘十二使徒,绝尘一百零八妃,永恒学院学生,奇迹学院学生,炎兰帝国和仙踪林的修行者,其中不乏精灵,总共三百六十余人,这人数还不到蛇魅理想中的千分之一。

    敖伽本来也就怀揣尝试态度,即给黄大仙面子,也给兰绝尘和神家面子,待到他亲眼见到绝尘十二使徒当场要拍案收入他们。

    这十二人无一不进化到四爪金龙,甚至还有两头五爪金龙,四爪金龙少有这放在真龙族可都是王族,五爪金龙更为罕见,且为皇族。

    兰家百年来召回大量分散各处的族人,其中不乏天才俊杰,能够来到神医谷的兰家子弟,也全都被敖伽收下,炎家没人,他们多加入神圣梧桐树。

    真龙族不乏其他种族的修行者,绝尘一百零八妃中,愣是让真龙族抢走了一大半,梁华宇他们的学生也被抢了不少。

    眼见这三百六十人全都被神家和真龙族手下,当初还质疑却保持观望态度的修士逐渐增多,其中不乏其他生命古星慕名而来的修士。他们却没那么好运气,皆被强硬拒绝,拒之门外。

    蛇魅与岳银屏毕竟女人,心肠子软,告知那些企图混入仙踪一脉的修士,或是仙踪一脉落选的修士,可以等祖神空间开启。

    二女如此表态,敖伽和神机也不得不跟着一起放出声音,待诸神将人间情况大致摸透以后,会回到这曾经神的后花园,一齐力开启祖神空间。

    但凡符合封神榜的要求,登上封神榜榜单,无论名次,点度飞升不是梦。

    随时间推移,人们这才了解神界的基本势力结构,他们一开始看不起的真龙族和神家竟然是神界三巨头之一,乃至被钉在在苍巅羞辱,成为无数人笑柄的天宗也是三巨头之一。

    出自永恒古星的修士肠子都悔青,消息传回永恒古星,大批大批修士开始涌入炎兰帝国,永恒学院和奇迹学院成了热门,越其他势力。

    不说他们条件多少,仅仅是跟神家和真龙族有一层关系就够了。炎兰帝国的天榜再次向众人展示其神秘又强大的背景。

    这些神灵带着不同的目的分散人间,神迹开始出现在人间各处,大有越天魔二族的趋势,神迹成为了不衰的热门话题。

    三年后,祖神空间终于开启,整个神之后花园顷刻间被颠覆了法则,成为神之竞技场,封神榜横跨天际,密密麻麻流动着文字。

    修行者们可同人竞技切磋,可同人谈天论道,可接神榜上任务,神之竞技场有很多玩法,封神榜自会感知,凡封神榜有名者,皆会被点度成神。

    尽管神家和真龙族已经明确点度他们,可这些幸运家伙耐不住寂寞,愣是在短时间之内包下了榜单前茅,原本还嘲笑神家和真龙族愚昧的神族,每每看那封神榜,却沉默许久。

    兰绝尘,龙的传人兰家大少,实则为神界三巨头之一神家的神子——神绝,血煞修罗神之子,不仅仅自己妖孽,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会因为他而改变命运轨迹,从此人生变得不一样。

    神家和真龙族争抢的三百余人就是一个最现实的案例,更别说因为兰绝尘而昌盛起来的仙踪林,炎兰帝国。

    恶狠狠打了其他神族的脸,却也使得神家和真龙族意气风,比以往还要骄傲,无论怎样,兰绝尘身上流淌着神家血脉,还有真龙血脉。

    兰绝尘的生平开始被觉,神戈对兰绝尘的家乡越好奇,早已经不耐,嚷着要离队,前往永恒古星。

    敖伽则是有意将黄大仙的话听入心,将此消息通过特有手段传到了真龙族,老祖龙大惊,心觉定是那些自称是仙灵的人再度出现。

    无论真假,老祖龙竟然让真龙族所有族人遁影。敖伽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此刻的心情比神戈还要迫切。

    此时。

    甩手掌柜兰绝尘却在永恒古星撇下烦人的神谷,凭借春秋轮回笔画下任意门,不断在宇宙中穿梭,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寻找隐藏在大宇宙中的命运之轮。

    这日。

    隆隆隆……

    咔咔咔……

    任意门中传来浩荡怪响,还未进入任意门,一股无法言明的苍息扑鼻而至,细细品味一番,感觉似人间庙宇中的香火,又似红尘遍地可见的草木清香,又似精灵族酒厂中散的醇厚果酒甜香,不同的香味却都带着一分岁月沉淀特有的相同的气。

    “找到你了。”

    兰绝尘疲惫苍桑的脸上写满喜悦,环视左右无垠宇宙,目光闪烁,似在做一个艰难决定。突然,右边一颗星辰突然爆炸,迸璀璨星尘,星柱贯穿了整个星系。

    又是一颗星辰死去,兰绝尘狠咬牙,目光坚定,大步跨入任意门,待视力恢复正常,眼前一幕让他两脚扎根原地,木若呆鸡。

    这是以白色为主题的世界,比渊老那更加纯净,像是一张洁净的白纸上,凭空画出了眼前的一切,其他地方不然一滴墨,一粒尘。

    一方亘古精致的巨轮屹立世界中心,轰隆转动,抬头不见其高,低头不见其低,左右望不见其巨。

    无数符文组成链,或是在这命界的苍空盘旋,或是两三条、甚至更多条碰撞重组一条新的命运链,或是飞入命运之轮被搅成虚无,接着又有新的命运链生出。

    巨轮下方白雾不绝,飞升上方汇聚成云,命运链喜爱在云中遨游。然而,这个世界的法则也是残酷的,新的命运链进入云中,必然有旧的命运链飞出,或是被新的命运链吞并,又或是被云中其他命运链吞并,形成一条全新的,更加强大的命运链。

    气云,气运。

    兰绝尘不自觉觉醒伏羲八卦眼,忏悔之眼,登时,巨轮有生命,符文有生命,命运链有生命,气云有了生命,甚至连这命界底色——白都是有生命的。

    听,他们好像在欢迎兰绝尘的到来,形如家人见久游在外之子回归故土,命运链似龙遨游,围绕兰绝尘盘旋,倾落祥瑞。

    耳边仿佛可听到窃窃私语,那是命运法则的奥义。

    不等兰绝尘细细品味,命运链自分散,组成飞毯托起兰绝尘,飞入命运之轮。

    咦!

    兰绝尘忍不住出一阵惊叹,他如今身处一个奇妙的世界。

    黑是这里的主体,星系汇集成河,星河汇聚成海,星海汇聚成宇,宇宙汇聚成这里,那些闪耀绿光的星辰,怕是一颗颗生命古星,那些光定是一个个生灵的光芒。

    “来了”

    空中回荡苍古的声音,带着历史,似从亿万年前就流传至今,语气却感无力。

    九生十世所经历种种画面充斥天地,如流水般回放,兰绝尘看得心情复杂,“曾天真以为自己九生十世后,终于脱离你的束缚,至此我才现我最终还是躲不过你的轮轨。”

    “你错了,命运之轮没那么大能耐去操控普罗万灵,细品过往,你就会现,自己才是推动自己走向命运剧本的推手。”

    九生十世的画面汇聚成一团光,光芒敛入,一个与兰绝尘一模一样的人走了过来。

    “众生皆以为我掌控他们的命运,谁知道他们的命运从来都是他们硬塞给我的,我带着他们的命运一直前进,一直前进,未曾停歇。如今我近乎停顿不前,否则纵使你有天大之威,也不可能找得到我。”

    “命运之轮转动的声音越来越不顺畅,锈迹很重,零件在脱离,你坍塌的情况比我想象中严重。”兰绝尘细细打量面前的另一个自己。“我该怎么拯救你,我的命运。”

    “我刚让神界引爆了战争。”命运淡笑,他眼中没有战争的残酷的说法。“等你们永恒教徒来救我,还不如我自救。”

    命运引爆战争,兰绝尘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苦笑道,“我来了多久”

    “神界与深渊已过百年,人间匆匆千余年。”命运两手划开,尽是神界与深渊战争画面。

    人间因此动荡,觉醒祭坛下沉眠的类鬼开始祸乱人间,永恒古星连同地下角斗场狙击这些不人不鬼的生灵。

    天魔二族本想置之度外,最终因与人间信徒有了因果,不得不加入人间保卫战。然而,类鬼几乎渗透到了每一个种族,只有战争没有和平。

    正当时!

    轰隆隆……

    世界突然剧颤,命运的身体透明了几分,“永恒教徒,说出你的目的,你我时间不多了。”

    “恢复我的力量!”兰绝尘斩钉截铁道,语气铿锵有力。

    “谁”

    “仙宗!”

    轰隆,一道霹雳撕裂空间,将空间撕成两半,命运的身体如萤火虫般若隐若现。

    “那四个家伙回仙界前跟你说的”

    “应龙老祖宗说,世上除了你,没谁了。”

    “……”

    命运一步一步走向兰绝尘,脚下画面是兰绝尘九生十世,这条命轨在倒退,最后命运来到兰绝尘身前,毫不犹豫与兰绝尘何为一体。

    ……

    整个宇宙停止运转,星辰全都停格,黑暗与绝望终究还是吞噬永恒宙宇,唯有三颗星辰在拼命将黑暗与绝望驱散,可星光竟是这般萧凉,闪烁众生的绝望。

    宇宙一隅却在此时荡漾一片七彩星云,那里是仙人开辟的净土,里面一片欢腾,他们目光锁定那三颗星辰,无一不想摘下,回到仙界换取丰厚利益。

    这日,七彩星云来一不之客,自称仙宗。

    他一身黑色龙凤仙甲,手持血色荆棘玫瑰枪,身缠星云锁链,腰挂仙踪铃,眉心闪烁一轮仙环,周身仙霞雾绕,仙音梵声伴身,腰间铃声不绝。

    众仙的欢笑变成了绝唱,仙宗从七彩星云东端杀到西端,鲜血染红整片星云,艳红胜火。

    仙宗一脸淡漠,两手大张,星云浓缩成团,抖枪虚空幻化,生得一方任意门,大步迈入,来至命界,将仙灵精华灌入命运之轮。

    咔咔哒哒命运之轮,再度转动,声音极度不协调,像放在角落几十年的凤凰单车,给生锈得快要断绝的链条上了油,还能骑一段路程。

    “等我。”仙宗头也不回,跃入任意门。

    命运之轮驱散黑暗与戒网,宇宙再度随着命运之轮一起转动。

    光明照耀大地,星辰随着命轨飞驰,一起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

    “等我!”

    “我一定会抢来仙脉!”

    一高中生猛地从自己座位上惊醒,差点没把课桌整个掀翻,桌面上高考资料撒落一地。

    哈哈哈……

    同学们看着他尴尬狼狈模样指着他哄堂大笑,他本人根本没听进去,好似从这个世界剥离了一般,呆呆站在座位上,呆愣茫然。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我应该要干什么

    “强少,你什么癫,吓得我差点把手机摔烂。”同桌不无埋汰,放下2.2寸屏幕的山寨手机,蹲下来帮他捡起不少复习资料。

    散落一地的模拟试卷,那鲜红的数字惨不忍睹。

    “这里是,地球”

    他自言自语,环视左右,窗外漆黑一片,月明星稀,他的心却冷得跟着身体打了几次哆嗦。

    哈哈哈……

    同学们再次哄堂大笑,甚至不顾晚自习纪律,砰砰猛拍桌子。

    “强少,你睡觉睡癫了吧”

    “昨天又通宵玩永恒之塔了吧”

    “真是笑死我了!”

    “强少,你可以再搞笑一点吗”

    “……”

    他目光没神,面色煞白渗人,额头不知何时挂上几颗豆粒汗珠,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向靠窗边的一个身材高瘦的恬静女孩,他好像记得这女孩的名字,一时之间却有想不起来。

    那女孩正好转眼过来,两人眼睛对视两秒,他想到自己的狼狈模样,露出绝望惨笑,那一刻好像听到心碎的声音。

    这种感觉是每一个暗恋别人的人都能够感受得到,这种感觉是学生时代每个人无法忘却的记忆,酸酸的,甜甜的,刻骨铭心的……

    “铃铃铃……”同桌拿起一个古朴的小铃铛,满面奇怪,新奇问道,“强少,你这铃铛从哪里买来的,居然出这种声音,这不科学。”

    他不言不语,沉默拿过铃铛,挂摆尽头是一“仙”字,面色突然泛起红晕,眼眸闪烁星光,炯炯有神,脑海中涌出大量画面。

    梦境脑海中涌出的这些画面不正是自己的梦境吗

    这是梦境,那究竟什么是真实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仙宗梦尘,尘梦仙踪

    他下意识摇起手中铃铛,整个教室响起“咚咚咚……”浑厚钟声,绵绵不绝,传至整个校园。

    嘴角划开弧度,露出让同学们无比陌生的笑容,他一把握紧铃铛,钟声截然而至。

本文网址:https://www.hi1234.com/3/3582/14879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i1234.com/3/3582/14879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